上海热门外卖食品联盟

【黑龙江】王菲|春天的使者(外一篇)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作者简介:
  王菲,女,1979年出生。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黑龙江北大荒作协会员。有散文、诗歌等作品散发于《散文选刊》《诗林》《海外文摘》《雪花》《岁月》《绿风》《参花》《北大荒日报》《北大荒文化》《中国作家网》等报刊。散文《故乡是条寂寞的河》《插秧姑娘》曾获2011年、2014年中国散文年会二等奖。著有诗集《手牵手,在阳光下行走》,散文集《故乡是条寂寞的河》


春天的使者(外一篇)

【黑龙江】王  菲


 
  

  隔着烟雨看满树的花儿,那才是美呢!

  树也不多,只三两株,散淡的立在楼角的一侧。一块刚刚垦下的三角形土地,有垒起的砖牙子,规整,也中看。

  就在我家楼前,整个春天田间地里一通忙活,不知道什么时候,眼前便多了这几株树,树上又缀满了艳艳的白的、粉的花朵。

  这于我,实在是种意外的惊喜。小镇的春天虽然不缺花花草草,但多为低矮的草本植物,柔柔弱弱的,倒也拉得住行人的目光,可是骨子里少了那么点儿硬朗的气韵,偏不如这立在枝上的花儿来得灵动和洒脱了。

  北方的春天到底比不得江南,单说这木本植物的花儿,到了我们这里颜色要寥落得多,也很单一。这里多了几株顶着花儿的杏树,便一定少了梨花的依傍;那里添了几枝桃花,又一定缺了李花的芬芳。总也是这样形影相吊的,便愈发的显得弥足珍贵起来。

  是在一个雨天,偷得半日清闲,坐在阳台上,偶然一抬头,便看见了它们。

     雨天嘛!农事再忙,也一定要休息。我实在是喜欢雨天蜗居在家中的感觉,那么温暖,舒适。心思散淡如莲,可以随意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听听音乐,看看书,或者干脆放下手中一切活计,安静的看雨,听雨。这时候,是不必担心有人打扰的。就那样凝视着窗玻璃上挂着的一层细密的小水珠,晶莹的,透明的,一粒一粒,数着,那是云朵落下的伤心的泪吧!

  谁知,就那么一抬头,呀!哪里来的那几株盛开着妖娆的花儿的树呀!那花儿开得那样美,美得让人惊艳,美得凌寒奇峭,顶着雨珠儿,正对着我眨眼睛呢!

     一株稍大些的开着粉色的花儿,另两株略小,缀着白色的朵儿,都那样俏生生的在枝头立着,挂着满腮春天才有的笑。

     我是一直寻着春天的,田间地头,篱笆院落。我总觉得春天来到小镇,总是晚了又晚,迟了又迟,等得这一颗早就绿草如茵的心一片焦灼。但这春天,它哪里会因为我的满怀期待而屈尊降贵呢?

     我曾在一个挖菜婆婆的竹篓里看到过春的踪迹,但它只那么一闪便又跑掉了。

     那时,大野上还看不到零星的绿。婆婆手里拿着一把折了把手的镰刀头,蹲在向阳坡已经有些松软的土地上很仔细的翻弄着。突然,便有一小片绿色映入眼帘。是婆婆丁呀!虽然那鲜嫩的叶片还很小,甚至还依托在去岁秋天残留的旧的枯黄叶片上,但,是绿色呐!是春天才有的绿色。

     春天来了!春天真的来了!它就在挖菜婆婆的手心里,变戏法一样就变出来了。

     我捧着婆婆的竹篓使劲的呼吸着,贪婪的想把春天香甜的气息全部吸入腹中。可是,心底深处又有着淡淡的失落,是什么呢?感觉上我要的春天不是这个样子呀!

     最美的春天,不一定非要繁华似锦,花红柳绿。那样纷繁的颜色美则美矣,但太过张扬,花草铺排得过了火便少了纤雅,不堪看的。

     春天的美,一定要细腻,婉约,一切都刚刚好,就好比眼前这片三角形的小园子。几树开得恰到好处的花儿,花儿下已经破土几寸高的木莓,还有刚刚吐芽的葡萄藤蔓,再加上那对坐在园子旁自家门市雨搭下看雨闲聊的中年夫妇。看吧!一整个春天都在这里了。

     我一直觉得,一个小园子是可以囤满一个春天的。尽管,春天来了以后便会以排山倒海的气势荡平一切。但一个园子足可以盛下一春的光景,季节轮回在哪里都一样,这是大自然给予的奢侈,也是大自然对我的恩赐。

     我喜欢这烟雨里盛开的花朵,只隔着一扇窗,一帘纱华般的细雨,我和它们一起与春天撞了满怀。

     雨不大,花针一样,落在窗上,声音轻轻的,有若春天落在风里的叹息,又或者是花儿逐水那种呓语般的呢喃。总之,若不用心听,了若无声。

     这雨是懂花心的,又是知人意的。它缠缠绵绵下着,推开一扇窗,它便携着花香掠过我的眉梢,贴在鬓上,淡淡的,凉凉的,仔细嗅着,可不就是春天的味道吗?

     可是,要知道,春天和我们人类的衣食住行一样,是需要经营和规划的,只有打理好了,它们才会以最好的姿态面对我们。

     我又抬头看向那对雨搭下的中年夫妇。他们还坐在原处,但仿佛不再说什么,只静静的看着雨。而他们身旁那小巧的春光无限的三角形园子,还有园子里那几株树,那树上的花儿,以及那些绿色的展示着春天里欣欣向荣的草们,也都没有了声音,安安静静的在雨里看着他们,或者,看着我,又或者,谁也没看。它们是那对中年夫妇辛勤劳作的成果。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它们是这个小区里最美的风景呐!

     那实在是对勤劳的人,每天早上拉开窗帘,我都会看见他们在自家门市前忙碌着,都是些琐碎的可有可无的小活计,但他们干得有条不紊,脸上挂着满足而温暖的微笑。天暖无风的时候,门口的躺椅上便会多一个行动不便满头银发的老人,安静的躺在遮阳的地方,身上搭着条毛巾被,很安详。傍晚起了风寒,那对夫妇又会把老人推入室内。

     夏日里,这是一个重复出现的场景,可是,每每看着他们这样,我的心依然溢满了温馨和感动。我觉得,他们才是这春的使者呢!他们和春天已经融入到一起了。看,他们播下的关于春天的梦想和希望,一瓣一瓣的正挂满枝头,那芳香散在风中,随风飘了很远很远。而春天也不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有了他们那双勤劳的双手和善良的心灵,才会如此美丽,并且趋于圆满的吗?


  禅是心上花  

   

  禅是什么?

  辞海上讲,禅是一种基于“静”的行为。而雪小禅在文字中说:禅,是一枝花;白落梅又说:人生,是一味禅茶。

  我却觉得,禅随佛性,若佛性在心,心清意静,禅便自在心了。物化了讲,任何令人生中的某一小截光阴可以流于安静,清明,并且内心随之浸润而饱满,由此而获得的薄薄清欢和自在,那么,这禅意也便存在了。

  最早接触雪小禅的文字是《苏州河》,是在晚春,烟花乱坠之时,我还在老房子里居住。

  房子是老旧的,有檐角,屋檐上有衔泥的早燕,屋顶瓦砾间有新草吐绿,也看得见去年的旧草在清风里摇曳的苍颜。

  院落深深,掩起来,一片清幽的安静。

  我一个人荷锄,在院角垦了两小片土地,种下菜籽,期盼着嫩芽萌动,等待果蔬一点点长大。这实在是最写意的乡间生活,诗一般的意境。(尽日还有杨花似雪般缭绕在目光里,这一句似乎看不懂,可删!)心已经被熏得柔软欲滴出水来了。

  这样的日子虽不是静,但心神安宁,我以为本身就是禅了,又恰好邂逅雪小禅的文字,心心念念下便透着千般好了。

  我一直在想,雪小禅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内心是怎样的禅意深沉?秉持着自在修为,就像她的那些文字,光阴沉淀之后,一个个文字闪着光亮,尽是日子里闲散悠然的清淡。

  以前,总觉得她的文字是花间词,花田半亩,满怀幽素。读下去,入神养心。后来才发现,那哪里是花间词?她分明是把自己修为成舍利子,她的文字实际上就是一粒粒禅吶!渡人,渡己。她笔下的那些人各个横空出世,各个在红尘深处翻云覆雨,却又凌驾于红尘之上,谦卑而醒世。她把他们化作一叶叶菩提,一瓣瓣莲花,供每一个掠过她门楣的人拈香摄暖。

  那清淡的文字便是禅,禅心入骨,浓情在骨子里。这样的禅是春日里的阳春白雪,能看得见光阴凉薄的流过,春来了,花开了,柳绿了,心暖了,而这一切是那么美,美好得让人想流泪。

  所以,禅是什么,自在心境。禅是四时明月,是烟雨轻风,是春光无限时大山深处泅出的一抹桃红,是大漠深处放养的一片片胡杨。

  还记得在外求学的那几年,校园外一两里路有一座寺庙,建在一处土山的缓坡上。寺周围多是苍松翠柏,也有杨树和老槐。北方的幽景,四时分明。院内有诵经的箴言,向晚也有钟声。我常和另一个女孩子相约着去那里闲坐。

只是闲坐在寺院门口,有时也会去庙堂里,与众佛心下对语,很虔诚。有风吹来时,弥漫在空气里的烟香便会冲出鼻息伸向远方,和那时的思绪一样,香味袅袅的就飘走了。

  后来常常忆起,和她聊天时也常会念及此事,只是心里仍装着从前的安静和清修,却再也寻不来当年的静好时光了!

  有首歌叫《半壶纱》,歌词写得真是美:

  墨已入水,渡一池青花,揽五分红霞,采竹回家。

  悠悠风里,埋一地桑麻,一身袈裟把相思放下。

  倘若我心中的山水,你眼中都看到,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

  禅音仙乐里,世事已成花下流水,再不染半丝粉尘之气,简直是最好的焚唱。

  老墨也是,入了水,泅一池莲花。这莲本是托佛之物,仙气有了,灵性有了,自然也就禅味十足,尤其是那一砚墨泼下的山水,层第回环间苍老一片,老得有了风骨,有了底色,有了久远的年代,不消说,内心已经云墨淡凉一片了。

  特喜欢研墨的过程,如茶道,一道道工序下来,方小见成色。

据说,古人制墨是用松枝的,未燃尽的松枝才可以获得松香,然后用文火熬(烊?)的胶,搅拌在一起,反复杵捣,再入模成型,晾晒,最后描金。

一砚老墨下来,人间山水几度!

  那捣杵的过程,繁复,负重,朴拙厚实。一捣一杵间,江山千年,岁月更替。墨老了,长风浩渺便也几生几世。

  人云:禅茶一味。有醍醐灌顶之感,觉得这才是禅的开释呢!

饮茶,实在是一种文化传承,在历代文人雅士那里,更是一脉相承,历久弥新。

  “谁家炉火热,茶烟起千朵,百草香不过,采药的竹簸……”且不说这歌韵,只这文字便沾了茶香,秉了茶色,悟了禅性,渡人安静了。

  茶好,若添加了佛性,心下便多了更多感悟。

  清明时节,竹篱茅舍前后,山腰幽谷之间,新茶采制时候,红围巾,绿钗裙,漫山零落彩艳。采回来的春茶烘干焙制,房檐下、大门口,厅堂里,一箕箕茶叶在日光的浸润下,开始收拢光阴。这阳光雨露氤氲出来的窈窕身段儿,最后都风干成一把瘦骨,也妖,也媚,也倾城。

  三五知己围炉轻饮尽是风雅。红泥小火炉在火上尽情地燃烧,水沸,声音有若天籁。紫砂壶或坭兴陶早置在了那里,小小的茶盏也安静地侍立着,有若世外。那样的一种超然刚好合了禅意,一盏茶汤,一段光阴,有种促膝的好。

而这些静好的时光,拥尽安然岁月,无需多说,只端坐着,一盏茶,半阙词,或者水墨泼出花色。恍惚间,月上柳梢,远处亮起灯火,禅便已入心了。

 

(在线责编 尚书)

推荐阅读

【河南】王剑冰|通州,大运河之首

【内蒙古】张继炼|张继炼散文短章选粹

【湖南】 廖静仁|清明诗草

【黑龙江】王鸿达| 老村田园的守望者

【江苏】张 镭|向着人生边上走去(之五)

【江西】殷 红|我手上的时间,泛不起一丝涟漪(组诗)

【黑龙江】曼 娘|饮茶品女人

【内蒙古】裴海霞|风起了,我在炊烟下等你

【吉林】 宋月航|美啊!绿水桥(外一篇)

【黑龙江】高淑霞| 醉春风

【湖南】甘建华|南岳的宫观与道士(散文)

【大庆】霍春华|爱到叶落枝残时

【黑龙江】刘战峰|脸

【北京】忽培元|静兮霆兮皆风流 ——喜读韩静霆新文人画

【山西】张 辉|四姨(小说)

【黑龙江】肖 铜|想起了历史上老粗式人物

【江西】李新民|游鄱阳湖湿地公园(九首)

【江苏】张 镭|向着人生边上走去(之六)

【青海】毛 馗|父亲的三轮车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