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门外卖食品联盟

獐子岛复牌:股东早跑了 散户吃几顿“蒜蓉粉丝蒸扇贝”?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獐子岛很“守约”——说好在2月5日复牌,就能如期复牌,不像某些公司,复牌时间一而再、再而三的延期……


扇贝回来了?扇贝的心思你不要猜。


公司的复牌公告,差点给市场一个“惊喜”:



不少大V顿时炸开了锅:这是拿重大信息披露当儿戏吗?你让公司逾40000位中小股东的小心脏怎么受得了!好在,小加的工作态度向来严谨,搬出公告原文仔细研读,才发现原来是部分喜欢博眼球媒体的“误读”:



有媒体此前报道称,当地虾夷扇贝早在2017年11月就开始大面积死亡,这与獐子岛公开披露的信息大不相同,也引得外界对于獐子岛虾夷扇贝真实死亡时间及獐子岛信息披露合规性的质疑。


公司在公告中对该报道作出澄清:公司生产作业过程中,在包括2017年11月在内的相关时点,亦发现存在底播虾夷扇贝死亡现象,但结合当时收获区域的亩产数据判断,不存在需要大幅减值或核销的异常情况。


还有更八卦的新闻:


网友猜测,原来扇贝没有跑,快过年了,出去串个门而已。



大股东跑得比扇贝还快


2017年9月2日,獐子岛披露了第二大股东北京吉融元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的减持计划。当时,獐子岛刚披露2017年半年报不久。半年报显示,公司2017年上半年业绩可谓靓丽,实现净利润3077.47万元,同比增幅高达360.16%。由此可见,和岛一号基金减持计划披露时点十分适宜。



随后不久,獐子岛宣布进行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抽测时间为2017年9月26日-10月18日。10月25日,公司公告称,抽测调查结果显示,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


2017年11月13日-12月19日,和岛一号基金分四笔卖出獐子岛股票199.85万股,套现逾1500万元。


和岛一号基金与獐子岛公司有着很直接的关系。


公开信息显示,和岛一号基金成立之初募资5亿元,主要为受让獐子岛股权。2016年8月,獐子岛宣布公司董监高及部分核心骨干员工合计不超过150人准备出资不超过7500万元参与认购。也就是说,和岛一号基金的出资人里面有不少是獐子岛的员工。


和岛一号基金的“精准减持”,与公司2014年的“扇贝出走事件”发生前,其控股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的行为颇有“异曲同工”之处。


小散的“铁板烧”少不了


大股东“精准”减持,獐子岛约42000位小股东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贵州茅台股民:过年了,买瓶茅台回家,饺子就酒,什么都有……



獐子岛小散:今年春节不吃饺子了,吃“铁板烧”,主打菜是蒜蓉粉丝扇……不对,扇贝跑了,就剩蒜蓉粉丝了。


獐子岛2月5日复牌“一字板”跌停几乎毫无疑问,几个跌停板打开才是中小投资者更关注的问题。


也有乐观者指出,2014年那次,獐子岛复牌后只有两个“一字”跌停,第三个交易日跌停板即打开。甚至有股民揶揄到:上次獐子岛扇贝跑了,结果来了一波牛市!这次扇贝又跑路了,哈哈哈哈哈,难道是牛市要来?


2014年獐子岛复牌后与上证指数走势叠加


此一时彼一时。


彼时獐子岛停牌期间,上证指数上涨了24.16%;而此次公司股票停牌仅3个交易日,上证指数下跌了0.74%。



另外,近几个交易日,个股表现堪忧,“闪崩”频现。别说“黑天鹅事件”事件,哪怕是仅仅发布一个业绩预减公告,也至少有一个跌停等着。


獐子岛最后到底何去何从



獐子岛是一个镇,位于大连长海县,由4个主岛组成。重点是獐子岛居民的福利,每一个从獐子岛出生的孩子都能自动获得上市公司1000股股票。獐子岛居民的教育享受的是省级标准,从幼儿园到初中全部免费。普通的医疗也是全部免费。一对老年夫妻每年可以拿到1万多元的养老金。这不是现在的标准,这是十年前的标准,如今每人有6000股股份的收益权。


你的脑海中可能会想到另一个类似的地区,华西村。的确,獐子岛居民和华西村居民的福利是类似的,从生到死,公家全包。


除此之外,獐子岛还有一位像吴仁宝一样的带头人。他叫吴厚刚,獐子岛人,出身在渔民家庭。就是他花了十年时间一个曾连续两年亏损5000万的乡镇企业培育成全国瞩目的上市公司。



理解了这一点,你也许能理解为什么这家企业总是看不透,道不明?因为太多人希望它挺下去。


2014年,从天堂到地狱


獐子岛的春天持续了很久,从2006年上市到2014年,至少有八年时间。直到2014年改变一切。


2014年10月31日,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遭遇北黄海异常的冷水团,播种的105亩虾夷扇贝绝收。


而在2014年8月底,獐子岛还发布半年报称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为4835万元。


变化就在短短的两个月,两个月时间里,獐子岛从天堂跌入地狱。

结果,獐子岛2014年一整年亏损达11.89亿,亏空上市以来的历年利润。由此,獐子岛一亏成名,一时间质疑四起,一致认为是造假。


我们先来看下当时官方调查结果。


2014年14月,证监会调查,人们被质疑的两个地方,獐子岛2011年底播虾夷扇贝苗种采购、底播过程中存在虚假行为、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行为,均被排除了。

2015年1月,深交所调查称獐子岛存在两大问题,未充分披露冷水团对公司经营可能带来的重大影响,未及时、完整披露公司生产经营重大变化。


前者不难理解,后者指的是,獐子岛2011年新增养殖海域30.5万亩,当年底播面积为127.40万亩,其中45米以上深海底播区域为68万亩,占比53.38%。


底播技术和虾夷扇贝是吴厚刚从日本引进的,这也是獐子岛的实力所在,獐子岛一度包揽了全国70%的虾夷扇贝产量,但底播也有风险,播得越深,风险越大,但獐子岛却没有披露这一风险。



总的来说,官方结论没有对獐子岛造成太大负面影响。这次灾难,獐子岛算是侥幸躲过,但这并消除人们的质疑。


一次无疾而终的2000人举报


2016年1月11,无界新闻报道《2000人实名举报称獐子岛“冷水团事件”系“弥天大谎”》,又一次把獐子岛推上风口浪尖。


报道称,从獐子岛上多名居民处获得了一份2000多人签字的实名举报信,称2014年的“冷水团造成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事件”原因是提前采捕和播苗造假,并非自然灾害。2000多人的联名举报信已转辽宁省纪委。



11月12日,獐子岛回应,公司查询了相关纪委网站,未发现实名举报的公开信息;公司咨询了中共长海县委相关负责人,了解到未收到相关信息,公司亦未收到此类信息。


结果11月12日晚,大连市长海县纪委接受无界新闻采访表示,已核查完该举报,并已向上级纪委汇报。


獐子岛的理直气壮直接碰壁了,这背后似乎有难言之隐。


此后,这一举报并没有后续消息传出,两年过去了,举报是否确凿?调查有无展开?进展如何?调查结果是什么?惩治结果?


就像扇贝一样,全部消失了。


透视獐子岛,有贾跃亭式的扩张


2016年1月24日,知乎上有一个匿名回答,称父亲是獐子岛渔业集团有限公司老员工,全家獐子岛人,家中亲戚四五个都在集团公司工作。


据他爆料,由于底播苗无法准确查数,有巨大的贪腐空间。11年底播苗表面是苗,实质是厂区周围捡到的石头,厂区周围方圆一公里的石子都被拣没了。而公司任人唯亲是重要原因,高管中有不少是吴厚刚的亲戚。


此事也却有例子,吴厚刚的哥哥吴厚敬曾负责鲍鱼业务,弟弟吴厚记曾负责虾夷扇贝的收购,后者在2012年受人举报收受贿赂,吴厚记后被内部处理,而他手下至少两名工作人员被判刑。


除了可能存在严重的内部管理问题,贾跃亭式的盲目扩张同样是獐子岛的严峻问题。


2006年,獐子岛的养殖海域有65万亩,5年后,养殖面积增长4倍多,达到285万亩。


2017年度国家贝类产业技术体系年终总结和考评会议也指出,獐子岛就存在竞争性品种盲目扩张,养殖规模过大的弊端。


上市之初,獐子岛主要有六家子公司。据《每日经济新闻》2016年1月报道,2015年上半年,獐子岛所属18家子公司中有12家亏损。其中,2011年后设立的子公司绝大多数都在亏损。


而扩张所需要的资本主要是依靠银行贷款和短期融资,根据2014年中报,360万亩养殖海域,其中178万亩用于抵押。截至2015年9月,獐子岛负债35.7亿,负债率为76%。在2006年上市之初,獐子岛资产负债率仅13.65%。


2014年獐子岛遭遇巨亏,2015年獐子岛亏损减少至2.43亿,但2016年是獐子岛盈利之年,净利润为7959万。


不过,深交所发文指出,业绩盈利的主要原因为处置子公司带来的投资收益、政府补助和其他营业外收入等非经常性收益。其中政府补助3020万元。


獐子岛危机似乎远远没有结束。


历史还在重演,谁能揭开真相


2018年1月,獐子岛收到大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称在2014年1月-9月,控股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有减持股票的行为,减持金额1131万元。


这一迟到的诉讼再一次打捞起当年的旧案,确证当年另有隐情,不过,还没来得及审视,历史马上又上演了。


1月30日,獐子岛发公告,上演曾经的“戏码”,这次的语言更加委婉“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


而在三个月前的10月25日,獐子岛还发公告强调扇贝没有问题。这和2014年前“冷水团”事件前獐子岛发布半年报宣布盈利如出一辙。


更加令人咂舌的是,在这次事件中,依然发生股东在敏感时间减持。2017年9月,第二大股东和岛一号基金计划减持不超过3%股份,至獐子岛发布扇贝异常公告的一个前减持完毕,减持总额为1612万。


为什么两次都发生这类事情呢?是巧合还是另有黑幕?是大股东单方面行为,还是有协商行为?背后的黑幕到底有多深?


这次,人们的质疑来得更快更猛,搜狐“公司深度”报道,熟悉獐子岛的人士称从去年11月开始,有大批大贝死亡和苗种死亡,而且在持续的死,已经是公开的秘密。“11月份就发生的事,他们(公司)一直掩盖着。”


不过,随后獐子岛发布内部通知,称严禁传播不实和不知情言论,对外信息告知以集团公告为准。


寻找真相的大幕又被拉上了,似乎无人能揭开。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