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门外卖食品联盟

【桃源文化】铜柱山榨油坊传说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亲,这是新建的古色古香的夷望溪民俗博物馆 ,你去过吗?

西汉时期,铜柱山北面住着一位年轻的赵姓后生赵平,木匠手艺堪比鲁班,乡民都慕名请他做木活。。

铜柱山南面住着一家王姓人家,其家女儿王阿娟温顺娴熟,年已二八,却未许配人家。有一天,王阿娟到家屋的后山顶端采摘野菊花,不料脚下踩空了,滚落了北面山崖,脚踝处受伤了,动弹不得,就一边哭一边呼救,木匠赵平正在山上砍树,听到了呼救声,就循声找到了阿娟,见阿娟一副可怜模样,就关切地问道:“姑娘,你怎么啦?”

王阿娟见是一位陌生的后生,不免有些警惕,紧张地说道:“你是谁…………不要靠近我……

赵平就道:“我是木匠赵平,附近的人都认得我,我不是坏人!你哪里受伤啦?我来帮你!”

王阿娟从家人的口中听说过赵木匠,知道他的木匠活做得好,见他说话彬彬有礼,就对他产生了好感,就羞羞答答的说道:“我的脚踝处伤了,走不得路了!”

赵平就急切的说道:“来,我帮你看看!”

可王阿娟却紧张地说道:“别!别!你不能……占我的便宜。”古时有男女授受不亲的讲究,阿娟可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怎能让一个后生接近她呢?

可是,赵平救人心切,也不管那么多,就急忙握住了王阿娟的脚,拉开她的裤脚,仔细察看。

王阿娟被弄得满脸通红,嗔怒地说道:“你怎么如此不讲理?”但是,她的脚十分疼痛,也不好动弹,只好任赵平揉捏。

赵平仔细察看了一下,就道:“你的脚踝处可能脱臼了,你忍耐一下,我帮你弄一下!”

赵平虽是木匠,从小跟爷爷学过简单的跌打损伤的治疗土法,只见他右手握住王阿娟的小腿肚,左手握住阿娟的三寸小脚,一拉一扯,将脱臼的关节复位了,阿娟痛苦地叫了一声。

   赵平忙完后,就征询性地问道:“你动动看!是不是好了些?”

王阿娟就伸了一下脚,感觉好了许多!就弱弱的说道:“好像没以前痛了!谢谢你!”

赵平又关切的说道:“你先别动,我再给你弄点药!”

说罢,赵平就走到旁边一颗低矮的树上,摘了一些果子,然后将果子放到岩石砸碎,果子就冒出了汁液,然后毫不犹豫的从自己褂子撕了一块布蘸了一些汁液涂抹到王阿娟的脚踝的受伤处,又撕下一块布包扎在王阿娟的脚踝处。做完这一切,赵平就轻松地说道:“弄好了,你站起来走走看!”

于是,王阿平就试着站了起来,感觉一点也不痛了,就感激地说道:“不痛了,谢谢你,赵平!”

赵平腼腆地笑了一下,见山地上散落一些野菊花,就知道阿娟是来山上摘野菊花的,急忙就拾起那些野菊花,还帮她摘了一大把,递给了阿娟:“来,给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家的?”

王阿娟接过了野菊花,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叫王阿娟,是山南面王家的女儿!”

赵平又关切地说道:“要不,我背你回家吧!”

王阿娟越发对赵平产生了好感,就羞怯的点了点头。

赵平就蹲了下来,让王阿平趴在了自己的背上,赵平背着年轻貌美的姑娘,全身酥麻,王阿娟也感觉身上热血澎湃,二人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沿路也不说话,很快就到了王家。

临别时,王阿娟对赵平道:“赵平,你给我涂的那种油果,能不能再给我弄些来!”

赵平连忙答道:“好的,你不问我,我也会给你送来的!”

于是以后连续三天,赵平都给王阿娟送来果油疗伤。

第四天,赵平就跟父母讲自己要娶王家的姑娘王阿娟为妻,要父母托人说媒,父母听后,就找了一个媒婆到王家说媒。

王阿娟心里早就爱上了赵木匠,心里却想到那奇怪的果油的特别疗效,何不将这油果榨出油来,让所有的受伤人受益呢?于是就对媒婆提了一个条件:“赵平不是木匠活特好吗?如果他能打造出一种榨油的木具,我就嫁给了他!”  

   赵平听到了媒婆的传话后,心中很高兴,相信自己能制作好这种榨油木具,就苦思冥想了二天,终于想出了“木榨”的原理及构造,并积极动手制作,没日没夜地打造了九天九夜,“木榨”终于完成了。 

   王阿娟见赵平造出了榨油的木榨,就嫁给了赵平。

   婚后,夫妻二人创建了铜柱山盘碾锤撞的榨油坊。榨油坊由一个碾盘、一根硕大的榨槽木和一个悬空的撞锤组成。 榨取油脂的原料是铜柱山的油茶树的果仁,每年寒露过后,开始上山摘茶果茶果收回之后,暴晒脱壳,选出果仁挑送到榨油坊焙干脱水,再按工艺榨油榨出来果油后先是用于治伤,但后来发现能食用,于是就变成一种食用油,铜柱山的榨油坊的“木榨”,先在桃源本地山民沿用,后渐渐传播到所有南方有油茶的地区,赵平也被人称为油榨的“赵祖师爷”。

抗战初期,铜柱山一名赵姓财主又重操“赵公师祖爷”的旧业,建立了“铜柱山榨油坊”点亮蜡烛,燃起红香,虔诚地在赵公祖师神位面前,三跪九叩,挚请赵祖师天堂下来指导一年的榨油之事 

 榨油季节,正是农闲时期,暖洋洋的榨油坊,是铜柱山人的暖冬俱乐部。前来榨油的人,大都带了水酒、玉兰片之类的食品。油坊附近上了年纪的农民,有事没事都聚在油坊里把酒话桑麻,一时荤山歌、素山歌,汪洋恣肆,豪放不拘。油香里,一股股浓浓的人性美韵,让人酒不醉人人自醉。榨油季节结束之日,榨工将油坊洗扫干净之后,摆一桌丰盛的完工酒,像开工时一样,众人先在赵公神位面前顶礼膜拜,将祖师送回天堂,然后划拳行令,不醉不散。 

 铜柱山人从创制第一座油坊沿革至今,沧海桑田,快两千年了,然而它的工艺流程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因为淳朴的铜柱山人一开始就将这种生产方式营造成了一种充满了人情味的民俗事象,尽管多快好省的电力榨油机早被一些生意人引进铜柱山,但难舍手工油坊意蕴的铜柱山人,却一直坚持着不愿将那根粗硕的榨油木淘汰出局。

无可奈何花落去榨油坊,这个诗意民俗已经被机械化榨油所代替,可是那“叮咚”撞锤之声依然牵系人们的心弦。

 

翦伯赞文化传媒

丨传承丨艺术丨典藏丨

挖掘桃源地方民俗 弘扬桃源特色文化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