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门外卖食品联盟

禅茶一味茶禅-弘一法师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我家有九个兄弟,我是最小的一个。生到我时,爹妈已经懒得为我取名字了,就随便叫我“小玖儿”。家里很穷,我很小就出去帮工,自十三岁起,就在钱塘门外一家叫做“景春园”的小茶馆做跑堂。

  景春园是个小本生意的茶馆,离着西湖很近。那时的西湖很冷清,除了春秋两季的香会外,西湖边上的人很少,钱塘门外的人就更少了。平日里来茶馆喝茶的多是周围的船夫和轿倌。茉莉香片两文钱一碗,坐在一楼的条凳上喝茶闲聊,直可以待一天的。柜上整齐地摆着松子糖、芝麻饼、玫瑰瓜子之类的小茶食,可是买的人很少。也很少有人上二楼去。二楼上卖的是龙井、碧螺春、开化龙顶这样的好茶,二十文一碗,送两样小茶食,只有穿长衫的先生们才去的。可穿长衫的先生们大都看不上我们这家小茶馆,偶尔来一两位,也是掩着鼻子快步上楼,喝过茶后又匆匆离去。

  所以,这位客人我记得格外清楚。他第一次来茶馆的时候,是七月份,一个人。穿一身青灰色的长衫,手里拿着一本半卷的书。我带他到了楼上,他点了一份本地人不怎么点的安溪茶,我问他要什么茶食,他很温和地说:“有不太甜的吗?要一两样。”这是第一次有顾客这么和气地跟我说话,我为这位顾客端上茶和瓜子、米糕,客人还笑着跟我说了声谢谢。他的眼睛细细长长的,笑起来特别亲切,我竟觉得,他比我那八个兄长还像我亲哥哥。

  后来这位客人常常光顾茶馆,总是一个人。他总坐在临窗的那个位置,要一盏本地人不太点的普洱茶或安溪茶,再就两份茶食,慢慢地饮一个下午。每次他来,都由我为他挑茶食。我就选最新鲜、最洁净的端给他,泡茶时也格外精心。弄得老板常拧着我的耳朵发脾气:“小鬼头,你总拿新鲜的给客人,那些陈的要我卖给谁去呀?”但我知道老板其实也很喜欢这位客人,有一天那位客人临走算账时偶然跟他聊起了西洋音乐,竟甚是投机。

  每隔一炷香的时间,我都提着开水壶溜上楼去,说是给客人添茶,其实只是想看一看那位客人在做什么。奇怪的是,每次我去,他都是一个人静静地坐着,或看窗外的风景,或是端坐在那里入神地读一卷书,半天才翻一页。

  那一回,我小声问道:“爷,要加茶吗?”他抬起头,微笑着对我说:“我姓李,叫我李先生就可以了。”我揭开他的茶钟,为他兑上热茶。他从怀里掏出个银元给我打赏,我连忙摇着手推辞:“不要的,不要的!李先生。”李先生却将银元塞在我手里:“你服务得这样好,这是应该的。”我还要推时,李先生又说:“你看,你的手都冻裂了,天气这样冷,买一顶毡帽来戴吧。”

  花朝节一到,就不太见得到李先生了,直到清明香市过后,钱塘外人少时节,他才渐渐来得勤些。

  有一回我们店里重新粉刷,老板放我们三天假,我就跑去茶馆附近的昭庆寺玩,下午却碰见了李先生。我兴奋地跑上前去跟李先生打招呼。李先生也认得我,笑着问我为什么茶馆关了门。我跟他解释了原委,他笑笑说那就好,以后还有地方喝茶。

  我在殿里拜完菩萨,见李先生还坐在青莲池旁看莲花,便上前问他:“为什么您来寺庙不拜菩萨呢?”

  李先生问我:“那你为什么要拜菩萨呢?”我说:“因为菩萨能保佑我平安、发财。”

  李先生说道:“是啊,那是你的愿望。我的愿望是要做一个善良的人,这个求菩萨也没有用,只能求自己。”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但还是不太明白他话里的深意。

  李先生也不是每回都独来独往,店里新刷过没多久,李先生就带着另一位先生来我们店里喝茶。他们在二楼坐下,我上前招呼:“李先生,还照旧吗?那这位爷……”李先生笑了:“这位爷姓夏,叫他夏先生好了。给我们来两杯龙井,茶食么,就按从前的,再添一碟芝麻饼。”

  我挑了当年的新茶龙井沏上来,夏先生喝了,连声夸赞:“这么小的茶坊里,茶居然这样好,难得,难得。”

  李先生尝了一口,也不禁赞道:“从前我总是喝安溪茶,龙井、碧螺春喝得却少,这绿茶中的一味清香,一味淡雅,倒也难得。”

  走的时候,李先生看到了我戴着的新毡帽,便问:“新买的毡帽么?缝得这样结实。”

  我对李先生说:“不是买的,那一块银元我没舍得花,给娘了,娘就用家里的旧毡片给我缝了顶帽子。”

  李先生拍拍我的头道:“你懂得孝顺娘,是个好孩子。”又看我在读店里账房先生的《算经》,便问我:“你喜欢读书?识得字?”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账房先生教的,认识几个常用的字和数目字。”

  李先生点点头道:“读书很好,下次我带一些书来给你。”同来的夏先生也打趣道:“有什么不懂的,就问这位李先生,他可是很著名的教师……”我感激地望着这两位先生,心里觉得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愿昭庆寺的菩萨保佑他们。

  后来李先生还是常来,偶尔也同夏先生一起来。天渐渐转暖了,李先生喝绿茶的次数也渐渐多起来,你看,这青花的瓷盏里,荡漾着几叶青碧的嫩芽,那清澈的茶汤,直似楼下的西湖水一般呢。

  我虽然没有喝过龙井茶,但是每每看李先生坐在窗前,望着西湖水,喝着杯中的龙井茶,那样怡然自得,也觉得那一定是很惬意的。只是这惬意中却别有一种深深的寂寞,无论他同谁在一起,无论他身在何处,他的眼里总是流露出深深的寂寞,那寂寞将他隔绝在另一个世界里,那个世界虽然很冷清,却很清静,也很干净。

  端午节后,西湖边的游人日渐稀少起来。一天,李先生同夏先生来店里借了茶具,买了茶叶,还向船客租了一条小船。他们说,要摇船往湖心亭喝茶去呢。

  听他们说得这样有趣,我忍不住向老板撺掇,说李先生他们是老顾客,让顾客自己泡茶总是不太妥当的,反正店里也没有什么生意,不如让我同他们一起去,帮他们泡泡茶、添添水也好。老板一想之下,便应允了。

  小船在西湖中摇摇晃晃地前行,水波在船尾画出了几道美丽的波纹,那波纹直向岸边荡去,我在小船上搂着茶具坐着,心里很是得意。

  夏先生笑着向李先生道:“叔同,学校里来这样的名人讲座,礼堂里挤得头都要破了,我们却跑到这里来喝茶,你说我们不是异类么?”

  李先生也笑了,“有什么异类,每个人的选择不同罢了。”

  夏先生笑道:“我看,我们这样的人,倒是很适合出家呢!”

  我连忙跟李先生说:“李先生,你们不要出家,出家不好,我常去昭明寺跟小和尚玩,他们很苦的。”他们二人对视一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时光飞逝,转眼几年过去了。我的个子长高了,声音也变粗了。几年里,李先生借给我很多书,间或塞给我一块银元,让我拿去买些纸笔。店里的账房先生走后,我就接了他的班。老板又招了个十二三岁的伙计帮工,我不用再端茶倒水了,每个月还可以多拿些工钱。只是李先生和夏先生来了,我还是会像从前那样为他们泡茶,拿点心。

  谁知道往后的日子里,李先生来得越来越少了,倒是夏先生还常常来。有一次,夏先生带了另外一位先生来喝茶,两个人坐在二楼,唉声叹气的。

  我为他们端上茶,只听夏先生向那位先生说道:“叔同出家这事,都怨我,我当时不该激他,说你这样当居士,还不如干脆出家了呢。”

  我心头一震,李先生果然出家了么?那位先生道:“唉,前几天我从上海带了他的日本妻子去寺里看他……”

  夏先生忙问:“怎样?他可愿回来?”

  那位先生摇摇头道:“唉,没用……”他端起了茶杯,却没有喝,“那天,我将樱子安置在宾馆里,就去寺里喊来了叔同,带他进了房间,我就回避了,想让他们好好谈一谈……”

  房间里光线很暗,弘一法师李叔同与他的日本妻子樱子面对面坐着。樱子低着头,用手指一圈一圈地画着床单上的格子,李叔同则半耷着眼皮,捻动着手里的念珠。他们谁都没有向对方望一眼。

  半晌,樱子叹了口气,起身拿起柜子上的竹壳暖壶,沏了两杯绿茶。茶叶在玻璃杯中翻滚着,冉冉冒着热气,樱子却觉得心是冰冷的。她端了一杯茶给她从前的丈夫,现在已经是弘一法师的这个人,弘一法师没有动,只是摇摇头。

  樱子将茶杯放在他身边的床头柜上,流下了眼泪:“为什么选择这条路?我们的爱……死了吗?”

  弘一法师抬起头来道:“我仍然同第一次遇见你时那样爱你,只是这爱与我对众生的爱没有什么分别。”

  樱子用手帕擦着眼泪道:“你曾经对我说,要握着我的手,带着我寻找这世界上所有的至真至美。”

  弘一法师望着窗外道:“你知道吗,樱子,这世界上所有的至真至美,都在你的心内,向外去寻找,总会丢掉她的。”

  樱子哭泣道:“你能不能、能不能再给我一点时间,三年,两年,一年也行,至少让我为你生下一个孩子,让我看着他就像看着你,爱着他就像爱着你一样。”

  弘一法师站起来道:“我已出家。”说着,就往门外走去。樱子跑上前去,自背后抱住他哀求道:“不要走,求你。”弘一法师冷冷地道:“要走的,你留也留不住。”

  樱子道:“如果你真想要出家,我们可以回到日本,日本那里的僧人是可以有家室的,你可以……”

  弘一法师拉开樱子的手,打断了她:“樱子,你是一个很美丽、也很聪明的女人,对艺术有独特的领悟力,我相信即便我不在你身边,你将来也会有很大的成就的。”

  樱子颓然坐在床边,凄然道:“我是毒蛇吗?现在你连碰都不愿意碰我一下,我只有最后一个请求,请你,最后抱一抱我好吗?”樱子抬起泪眼望着弘一法师。

  弘一法师淡然道:“没有感情的拥抱是空洞的,于你我都是伤害。樱子,我希望你不要被假象和幻象迷惑了眼睛。”说完,转身就走,留下樱子一个人哭着瘫倒在地板上……

  夏先生叹了口气,问道:“那樱子现在怎么样?”

  同来的那位先生摇头道:“唉,还能怎么样,前几天回了日本。”

  夏先生道:“唉,从前他们那样恩爱……”

  我上前为他们添上茶,也叹了口气,李先生那样好的人,怎么说出家就出家了,还对自己的夫人如此冷酷呢?

  昭庆寺的菩萨很灵验。自从那年在庙里许过愿,我就跟娘在屋后的山上开了一片地,种上了茶树。五年后,茶园丰收,我用当账房时攒下的工钱和李先生平日给的那些钱做本钱,开始做起一些卖茶的小生意。我种茶起早贪黑,采茶都选上好的芽叶,炒茶也是一丝不苟,所以我家的茶越来越好卖了。虽是战乱年月,有钱人也还是要喝茶的。

  几年之后,茶叶生意赚了不少钱。原先茶馆的老板要去台湾,我就把店盘了下来。店里的生意依然很清淡,但我心里却是无比笃定,我在这里等着,我相信总会有李先生的消息。清明时节雨纷纷,下雨时人就更少了。

  一天,刚开门不久,就看到夏先生跟从前同来的那位先生冒雨跑来。我十分高兴,忙将他们迎上二楼,给他们沏上我家最好的茶,“夏先生,这是我请你们喝的,现在这家店是我的了。”

  夏先生吃惊地打量着我,“呀,小毛头,真了不起呢!”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这都是托李先生的福,李先生他现在怎么样了?”夏先生摇了摇头道:“唉,他现在苦得很,前几天,我去福建看他……”

  1925年,宁波七塔寺。夏丏尊赶了很远的路,费了多番周折,才找到了弘一法师。见到弘一法师时,他正在吃饭,见夏丏尊来了,就像昨天才分别似的,笑着问道:“吃过饭了吗?一起吃一点吧?”

  夏丏尊摇了摇头:“我下船时刚刚吃过了,你自己吃吧。”弘一法师低下头继续吃饭。

  夏丏尊看到他面前一碗白饭,就饭的只一碟咸菜,心中不忍,问道:“这咸菜,难道不会太咸吗?”

  “咸有咸的味道。”弘一法师回答道。吃过饭后,他用开水涮了涮碗底的几粒米和一点咸菜,将菜汤喝了下去。随后又倒了一杯白水喝。

  夏丏尊又忍不住问道:“没有茶叶吗?光喝开水不觉得很淡吗?”

  弘一法师笑道:“开水虽淡,淡也有淡的味道。”

  我听着夏先生的叙述,禁不住流下泪来,忙叫店里的伙计拿来一瓶最好的茶叶。“夏先生,下次去看李先生,烦请将这茶带给他吧。”

  夏先生看了我一眼道:“我替他心领了。可是你李先生现在是不用喝茶的。他就算是吃开水,也津津有味,如同吃茶一样了。”夏先生这样说。我听不懂他的话,但硬要他留下了那瓶茶。

  我守着我的小店,像守着整个世界。夏先生也渐渐来得少了,我就订了报纸,报上一有李先生的消息,我就小心剪下来,仔细收藏。我看到李先生去了福建,在那里办学、讲课,心里很高兴。我不懂什么律宗,也不知道佛学院是干什么的,但是我想李先生这样的人在那里一定是受人欢迎的,他做着自己欢喜的事,心里也必是欢喜的。时间久了,我想当初夏先生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喝茶跟喝开水有什么区别呢?就像喝开水跟喝茶没有什么区别一样。

  终于有一天,我决定要去看望李先生。我没忘记带上那顶毡帽,要是他不记得我了,就把帽子给他看,告诉他,我是小玖儿。

  我交代完店里的生意,正准备出门,迎面却碰到了夏先生。“夏先生!您好久没来了!快请上楼!”我将夏先生迎上二楼,给他倒来了茶:“夏先生,您这么久没来了,我正准备去看李先生呢。”

  夏先生摘下眼镜,拭着眼角的泪说:“小玖儿,你不用去看李先生了。”我的心一沉。他接着说:“你的李先生,他,他已经去到西方极乐世界弘法了……”

  手中的茶盏“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也将我的思念和想象摔得粉碎,泪水牵连不断地掉了下来,“李先生他……”

  夏先生点了点头,给我看李先生临终时留下的偈语: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李先生,他淡得像水、像呼吸,却也重得像水、像呼吸。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就这样去了……

  很多年以后的一天,我在家人的搀扶下从昭庆寺还了愿回到家。天气很冷,我的妻子守在床边,我静静地躺着,觉得呼吸和意识在渐渐离我远去。我有一点点慌乱,气促了些,便咳嗽了几声。

  妻忙为我端来一盏茶,我摇了摇头:“要一口白开水就好。”妻又为我端来了开水,我喝了一口,真是好喝啊,比我喝过的一切茶都好喝,这人间的水,从今以后我都喝不到了。

  我微微阖上双目,依稀看到了身着僧袍的李先生,他很瘦,仍像从前那样微笑着,和气地问我:“你怕什么呢?”

  我说:“不怕,李先生来了我就不怕了。”

  “阿——弥——陀——佛——”我缓缓念出在人间的最后一句佛号。李先生的笑容在冥冥中指引着我,我吐出了最后一口气。心无挂碍地去寻找他。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李先生,来世,请让我再为你斟茶……

  写到最后,我也忍不住落泪。我仿佛看到小说主人公临终时的景象,看到弘一法师在一片光芒中微微笑着,那样恬淡,那样静好,如同一朵青莲。

  不知怎么,忽然想起很多年前第一次看到弘一法师的临终墨宝“悲欣交集”这几个字的情景。那时我的眼泪像泉水一样涌出。悲——欣——交——集,这四个字,活生生如同弘一法师临终前喃喃念出的一般,又如他眼角缓缓流下的一滴悲欣交集的泪。而观者如我,也是悲欣交集。

  谁能说弘一法师是冷酷无情的呢,谁能说他的苦行就是不懂人生、不懂爱的呢?四个字里有无尽无量的爱,有一个菩萨对众生的从不离弃、从未忘记,如海、如天空那般深广的爱,这样的爱,使我们一看到这四个字就忍不住感动与惭愧。

  在这样的爱面前,我们不是应该把自己丢掉吗?

  争辩、执著、妒忌、自大……这些不是都应该丢掉的吗?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老实念佛,虚心泡茶。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