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门外卖食品联盟

应该让学习和进步的精神融化为自己的性格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2018年6月16日,第2055天。

 

晴。

 

药匠前段时间在外面吃猪蹄,食物中毒,上吐下泻,全身麻木,打了好几天吊水才恢复过来。那段时候我也忙,昨天下午恰好有点时间,就去看看他,再不去他就要放假了。

 

我们在食堂点了两份铁板烧饭,他喝一瓶邵阳老酒,我喝一瓶纯净水。聊天。

药匠问我是先听好的事情还是先听坏的事情?我说好事先听为快,坏事去他妈的。于是药匠告诉我三件好事情:

 

一是政府终于安排了他山里老家的户户通工程,挖机已经将毛路刨出来了,虽然损毁了他老妈种的几畦玉米和豆角,可是以后就方便了。

 

二是他女儿今年高考,成绩不错,估计会上个好学校。儿女成材,这是最令人欣慰的事情。

 

三是他有个同学铁哥们,如今成了大老板,在深圳和长沙都有公司,恰好缺一个医生的职位,问他去不去?富贵不相忘,友情盛开的鲜花,多么令人赏心悦目。

 

那坏事呢?就是他上完明天一天的班,就要辞职了。

 

他在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就职了两年半,在一个地方拴了这么长的时间,再有个信马由缰的所在,这其实也是一件好事情啊。在这两年半,我在这蹭了多少次饭,喝了多少杯酒,看着那些还在读书的帅哥靓妹,多少次恍惚中以为自己依然青春年少。药匠离开了这里,也好,很难再有机会到这来了,也就不会再有那些似真实假的恍惚了。

 

早上进城的时候发现经过吉大的这条路已经封了,回去的时候因为不愿打道从较远的大庸桥掉头,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继续往前走。不过果然无路可走。掉头走了一会,发现有辆车从山顶的泥路上去,跟了许久,发现也不能通到去合作桥的1801省道,只好求助于路边的几位行人。两位老哥很热心。年长的那位说不能继续往前,要掉头过桥洞,左转下去就可以了。另一位年轻些的说,那条路不行,早就封了,不要过桥洞,右转上桥,然后从隧道方向可以下去。他们说的就是这个桥洞。

我采取了第二条建议,竟然把车开到了高铁路上。我从没坐过高铁,今天终于看到了高铁的铁轨。

果然从桥上的便道可以下去,虽然很陡,毕竟不用从太远的地方绕道了。这条道路估计会封闭建设几个月吧,既然药匠辞职了,估计我以后很少会走到这条道上来了。日新月异地建设吧。

 

村子里的花老板,去年八月从越南回来,在家里开了一个绢花厂,还不到一年时间,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去年还一起喝了几次酒,今年因为大家都忙,年前约的酒,年后一直没有时间聚在一起。所以13号他打电话约我,14号下午和村组长安文一起,小聚一次。

安文也是前年打工回来,想在家里发展,开始想养鸡,所以认识了我。去年在山下租种了几十亩水稻,今年也放弃了。花老板和我同年,安文小几岁。一阵海喝瞎聊,回到鸡公垭上,我下车,花老板递上一支烟,小憩一下。蛮山的夜空正满天星河。掐指一算,村子里的同龄人现在就只有我们三个了。说到前段时间很火的那篇卖米的文章,花老板说,哪算什么呀?我们小时候比这辛苦多了。他说那时候父亲严厉,每天吃早饭之前要砍两担柴回来。他指着鸡场说,你现在的鸡场,也是以前的林场,门前有一块水泥坪,那时候没什么别的,只晓得种红薯喂猪。记得有一年红薯种得特别多,挖了红薯每天刨丝,然后一担一担从家里挑到林场去晒。某一天,直忙到半夜才挑完摊好,回家洗澡刚准备吃晚饭,突然下起雨来,一家人又赶到林场,抢收被雨淋的红薯丝。等红薯丝收完,雨停了,天也亮了。

 

故事总是很多。垭口风大凄清,是传说中的恶鬼肆虐之地。解放前,鸡公洞里盘踞着一伙土匪,剪径劫道,路断人稀。就在我上山的前一年,山下一个中年人不堪老婆家暴,吊死在洞里。解放前几年,土匪掠了个孕妇,带不上山,杀死在右边的水洞里。这块一到天黑就连当地村民都不敢来的地方,在我眼里却是春花秋月,一呆就是第六个年头了。

:

昨晚回到山上,看到手机上有条信息,是四川的小何美女问猪肉各部位的分解和比重,因为我早上刚好杀猪分肉,告诉她两百斤左右的猪肉,两条后腿肉约40斤左右,两前腿肉约30斤左右,五花12斤左右,排骨带脊骨约15斤左右。其它就是猪头和肋条肥肉了。小何美女说她去年养的牛刚刚出栏,均重每头1100斤,13元一斤卖的,20头,卖了29万。

 

顺便问了一下老余养牛。感觉老余养牛越来越归宗于情怀。开始从山东买来的12头小牛,不到三个月死了四头,然后又从附近陆陆续续买进小牛,但因为买牛时不懂看牛的情况,买进的小牛损失也大,后来干脆自繁自养。其实自繁自养也是一条路子,20头母牛一年会有20头小牛产出,每年也是好几万的收入。可惜老余附近没有好的草场,每天仅在小溪里放牧三小时左右,牛都比较瘦,个子也不大,效益比较低。而且老余性格是独立顽强的那种,只做自己认准的事情,不大能听进别人的建议。

 

小何美女说,一个人,应该把喜欢学习和进步当做自己的性格。真是这个道理。可能我和老余,因为年纪大了,都有了一定程度的保守和顽固,失去了学习的精神,这样是不对的。能意识到这点,就要慢慢矫正。

 

前段时间,老余的表哥老汤来蛮山,同样说过这个事情。说人生需要计划,我们现在四十多了,奔五了。再有几年,过了五十岁,奔六了,就是传统意义上的老人家了。现在别人还叫我们一声大伯,奔六的时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大爷了。

 

说这话的时候,正风和日丽,满目青山叠翠,却有止不住的凉意和感伤。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