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门外卖食品联盟

北宋就有“迪士尼乐园”,你知道吗?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点击上面蓝字 免费订阅


很多朋友都会认为,古代的皇家园林是老百姓的禁区,平民是绝对没有机会进去游赏的。清朝的圆明园、颐和园等皇家园林,确实专属于皇家,园内的山水再别有洞天,也与老百姓没有关系。但宋代的皇家园林,却是定期向市民开放的,并且通过诏书的形式确立为一项制度

 



金明池与琼林苑是当时开封府最繁华的皇家园林,每年三月一日至四月八日,这两处皇家御苑皆对外开放,“其在京官司,不妨公事,任便宴游”。换言之,每年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这里则变成了对外开放的城市公园,任何人都可以前来参观,只要不妨碍公务即可。因此每年清明寒食前后,到皇家园林踏青探春,便成了汴梁市民的习俗。不仅如此,南宋的皇家园林也是“每岁春月,放人游玩”

 

一座极富人情味的水上乐园


金明池位于北宋开封府的顺天门外,与皇家园林琼林苑隔街相望。这里原是宋太宗开凿出来训练水师的一个军事基地,随着国家进入承平安定之期,金明池的功能也随之发生了转化。军事色彩渐渐淡化后,宋政府在这里修建了亭台楼阁,种上垂柳花木。到了宋太宗末年,这个军训基地已被改造成供人宴游的皇家园林。

 

由于《东京梦华录》对金明池的记述甚详,又有一幅宋代名画《金明池争标图》传世(署名为张择端,但画风不像,疑为南宋人的摹品,现藏天津市博物馆)。根据图像信息,并参照文献记载,如今已能大体复原出这座皇家园林的布局。

 

整个金明池,“周围约九里三十步,池西直径七里许”。据2005年河南开封市文物部门对金明池地下遗址的勘探,发现池之东西长约1240米,南北宽约1230米。由此可知,金明池面积约有1.5平方公里,占地超过2200亩,相当于两个北海公园那么大。

 



由于金明池的功能发生了转化,从操练水师的军训基地转为宴游玩乐的皇家园林,原来的军事训练项目也演变成娱乐性质的水戏表演,包括水战、百戏、竞渡、水傀儡、水秋千、龙舟夺标赛等等。金明池水戏一年一届,定期举行,时间为每年的春季,宋人称为“开池”。因为有了如此丰富多彩的水戏表演,开池期间的金明池,可以说是一个狂欢的水上乐园。

 

问题是,金明池的精彩水戏是供皇帝孤家寡人独享的,还是让所有市民共同观赏?换言之,这座皇家园林,在开池的季节,寻常百姓可以入园游览吗?

 

答案是,可以的。据宋人笔记《清波别志》记载:“岁自元宵后,都人即办上池。邀游之盛,唯恐负于春色。当二月末,宜秋门揭黄榜云:三月一日,三省同奉圣旨,开金明池,许士庶游行,御史台不得弹奏。”每年的三月一日,金明池准时开池,任百姓游玩。

 

在开放期间,宋政府还会在金明池举行盛大的博彩节目、龙舟争标,吸引无数市民前往观看。精明的商家则早已抢先在岸边搭起彩棚租给游客,“两边皆彩棚幕次,临水假赁,观看争标”。金明池上的宝津楼,是皇帝观赏百戏表演与赐宴君臣的所在,“寻常亦禁人出入,有官监之”,但在开放期间,天下与民同乐,宝津楼的门口“皆高设彩棚,许士庶观赏,呈引百戏。御马上池,则张黄盖击鞭如仪。每遇大龙船出,及御马上池,则游人增倍矣”。

 

园内还有商家开设的“酒食店舍、博易场户、艺人勾肆、质库”,只做旅游旺季的生意,“只至闭池,便典没出卖”。金明池的西岸,相对比较冷清,“亦无屋宇,但垂杨蘸水,烟草铺堤,游人稀少”。但聪明的商家自有做生意的妙招,推出“有偿钓鱼”的经营项目,游客钓到鱼后,可以花比外面市场高的价格将鱼买下来,让商家“临水砟脍”,做成很美味的美食。一千年前的宋人,玩着跟今人差不多的游园节目,让人不得不感叹宋代市民生活的“现代性”。

 

更令人惊奇的是,金明池与琼林苑对外开放期间,居然还允许市民纵情赌博。赌博,英文为Gamble,宋人叫做“关扑”,发音相近。到元朝时,还是这么叫。宋人非常爱玩的关扑游戏,类似于今日的有奖竞猜、博彩活动。每到皇家园林的开放期,“池苑内除酒家艺人占外,多以彩幕缴络,铺设珍玉、奇玩、匹帛、动使、茶、酒、器物关扑”。商家在皇家园林内围彩幕卖货物,用博彩的小游戏吸引游人光顾。对于到皇家园林游玩的市民来说,最高兴的事莫过于带着关扑赢来的物品回家了——“游人往往以竹竿挑挂终日关扑所得之物而归。”

 



所以,每年从三月一日到四月八日,金明池内,游客如织,观者如堵。按《东京梦华录》的记述:“虽风雨亦有游人,略无虚日矣。”王安石也曾用一首诗形容金明池的热闹:“临津艳艳花千树,夹径斜斜柳数行。却忆金明池上路,红裙争看绿衣郎。”

 

可惜这么一座极富人情味的皇家园林、水上乐园与城市公园,在北宋灭亡之后便迅速荒废了。南宋初年,郑刚中率军北征,进入中原,发现昨日繁华的金明池,如今已成“断栋颓壁,望之萧然”。南渡的宋人只能写诗凭吊西池旧事:“却忆金明三月天,春风引出大龙船。二十余年成一梦,梦中犹记水秋千。”

 

跟随金明池消失的还有宋朝的公园建制。尽管南宋临安的皇家园林也不禁游人,但之后的元明清三朝,均未闻有开放皇家园林之说。

 

远在北宋的迪士尼乐园雏形


宋徽宗时的李长民在《广汴都赋》里写道:“命啬夫而启禁籞,纵都人而游览。”这些对市民开放的皇家园林,除了金明池和琼林苑,自然也包括玉津园。宋人洪迈的《夷坚志》记录了一件事:徽宗大观年间,宿州有钱君兄弟,赴京赶考,“因休暇出游玉津园”。这说明宋朝的一般平民是可以游览玉津园的,只要是大宋子民,都可以在开放期进入玉津园,且不收门票。

 

皇家御苑玉津园是一个动物园,当时番邦诸国进贡的珍禽异兽皆豢养于此。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宋真宗下诏:“诏诸国狮子、驯象、奇兽列于外苑,谕群臣就苑中游宴。”外苑即玉津园,养于玉津园的珍奇动物不计其数,其中大象就有四十六头。为了给大象提供足够的草料,朝廷“令玉津园布种象食茭草十五顷”,即在玉津园开辟了十五顷地种植茭草。玉津园虽是皇家园林,但对群臣开放,“谕群臣就苑中游宴”,士大夫可以在园中游赏宴乐。更重要的是,每年的三四月,玉津园也对市民开放。宋神宗元丰年间,周邦彦作《汴都赋》,提到“上方欲与百姓同乐,大开苑圃,凡黄屋之所息,銮辂之所驻,皆得穷观而极赏,命有司无得弹劾也”。

 

虽然《东京梦华录》号称北宋东京城的百科全书,详细记载了金明池、琼林苑、玉津园等皇家园林的概貌,但这部浓墨重彩记录汴梁的著作,作者孟元老却忽略了当时开封府东北角最重要的城市景观——艮岳,这个由艺术家皇帝宋徽宗斥巨资主持设计的大型园林工程,是北宋皇家园林的集大成者。

 



若用现代的眼光来看,宋徽宗建造的艮岳实在是今天流行的迪士尼主题公园的雏形。当时的艮岳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大型城市园林。据相关史料记载,于东京宫城的东北隅营建的“艮岳寿山”,面积“周十余里”,后溪而旁垄,连绵而弥满,吞山而怀谷。园内植奇花美木,养珍禽异兽,构飞楼杰观,极尽奢华。当时开封府的百姓在每天日落黄昏的时候,甚至可以听到各种鸟兽的叫声,市民仿佛生活在原始森林里面,但这后来也被视为亡国的前兆。

 

可惜的是,艮岳的寿命很短,金兵南下,东京陷落,北宋覆灭,加之《东京梦华录》的记载甚少,今人很难描绘出艮岳曾经的热闹繁华。但根据宋代公园建制对于皇家园林的开放程度,今人可以推测出艮岳在短暂的历史沉浮中,也曾有过与民同乐的辉煌。

 

部分宫苑园林也对外开放

 

在宋代最隆重的节日——元宵节期间,皇城内的部分宫殿也会开放给市民游览:“(皇城)景龙门,古酸枣门也。自左掖门之东为城南北道,北抵景龙门,自腊月十五日放灯,纵都人夜游。”宋徽宗时,这里因为对游人开放,还发生了一桩有趣的故事。

 

元宵夜,一名妇人来到皇城内游玩,吃了一杯皇室赏赐的“金瓯酒”,因为脸有醉容,回家怕丈夫责备,便偷了一只金杯,准备拿回家作为凭证。看,酒是皇上赐喝的。谁知偷杯时被卫士抓到了,不过宋徽宗大方地将金杯送给了那位妇人。这个故事后来被记载在《宣和遗事》中:“妇女游者,珠帘下邀住,饮以金瓯酒。有妇人饮酒毕,辄怀金瓯。左右呼之,妇人曰:妾之夫性严,今带酒容,何以自明?怀此金瓯为证耳。隔帘闻笑声曰:与之。”帘后那个说“与之”的人,便是宋徽宗。

 

这些开放的宫殿,到处都是游人。为了吸引游人、招揽生意,有些商家还会邀请艺人来这里表演娱乐节目,甚至还在这里设饮食摊、关扑商品。而那些关扑的人,“有以一笏扑三十笏者(即赔率是1比30),以至车马、地宅、歌姬、舞女,皆约以价而扑之”,连“车马、地宅、歌姬、舞女”都拿出来当赌注。我们曾经以为严肃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的皇家宫殿,居然也有充满市井气息的一面。

 



皇家如此,官宦人家自然也会效仿,将自己的花园开放,此举被称为“放园”。有记载说,司马光的宅邸就在春天放园,还请人进来做买卖,与游人共赏春光。对于做买卖的人,不收场地费,赚来的钱与主人平分即可。有一次,一位商人要上缴利润一万钱,司马光没有收取。结果十几天后,街头水井上多了一座井亭。一问,便是那个赚了钱的买卖人,用司马光不要的钱盖起来的。这的确是则流传千古的佳话。

 

其实,宋代还出现了衙署公园,这种在衙署周边建制的园林,汇集了官员办公、居家、宴游、旅宿等功能,这样的园林在唐代称为郡斋或县斋,而在宋代则称为郡圃或县圃。唐代的衙署公园仍以官员文士为中心,游玩夜宿、观舞听戏,但在重要节日和庆典,则对民众开放。由于宋代的市民化程度更高一些,衙署公园四季宴乐、歌舞丝竹不断,“纵民游乐”更能彰显出与民同乐的皇恩浩荡。

 

可以说,宋代皇家园林乃至部分皇城宫殿、官宦私宅、衙署公园的开放,是其他任何王朝都难以比拟的。中国古代似无“公园”的概念,但显然,宋代的宫苑园林已经具备了“公园”的性质


文章选自《凤凰品城市》2016年2月刊


|凤凰品城市|ID:fhpcszz


注:长按二维码,一键加关注

本公众号以城市为主题,立足科学与民主,传递中国城市资讯,报道中国城市动态,关注中国城市规划与发展,倡导先进城市生活方式,追求中国城市文明进步,弘扬中华文化,助推中国城市的国际竞争力。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