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门外卖食品联盟

  • - -
楼主
  

万历年间,小暑将至。

山林中的蝉鸣清幽而带着燥热,仍是温风忽至,携来夏日灼人热浪。绿树浓荫之下,一小溪自山顶蔓青石而流,于空山轻响。


老者戴着斗笠,步步沿湿土而行,动辄汗流浃背。浓茂柳意已是深色一片,在眼底翻涌。山重水复,眼底添了苍茫之感。而手中所执的白羽扇,传来习习快风,直至最后停止。老者站在大理石前,摘去斗笠,曾浃背之汗随朝露散发在了山林。风轻袭人,凉意阵阵。


小溪夹杂着浣衣声声,老者俯首,却是树影重重,只好重新戴上斗笠,惬意而行。行至山中,早已没了山下的酷炎。伴随脚步声,一众鸟雀飞散,林间回播枝叶萧萧悠扬之声。


转过一参天古树,老者忽见一个简陋的茶棚,坐着三两个行路的客人,淡淡的嘈杂声,几丝茶盏的清香萦绕在林间。茶旗自幽谷之风而微摇,清丽而雅致。棕暗潮湿的茅草后升起几缕铜炉松烟,老者一喜,缓缓走去,坐在了桌前。


铺后的伙计听着动静,跑着过来:“客官,来杯茶否?”

老者坐下长吁一口气,摘下斗笠与羽扇放在桌边,微微笑着点了头。


伙计走回铺后,站在台前,自茶罐取一撮茶,将热水注入茶壶之中,然迅速将手中茶叶撒入壶里,紧盖上壶盖。他抬眼望了静坐调息的老者几眼,兴是三匀呼吸后,将茶水均倒入紫砂茶壶中。茶叶自茶水旋转悠悠沉在壶底,又是三匀呼吸之后,他才缓缓倒出半盏清茶。


老者坐在桌前,瞑目静坐,只感天地广大,无厌空静,早忘了是酷暑天气。调息之时,又蓦嗅得一味甘苦,睁眼,竟是伙计缓缓端茶向他走来。一个精致的紫砂壶,一个莹洁的白瓷茶盏,青翠的茶叶在盏中自成趣味。


老者不由感:“好壶,好盏!想不到这深山竟有这样雅人玩物,实是老夫之幸啊!”

伙计笑着:“我们也就一山村野夫罢了,何谈什么雅不雅。客官您看,还需要什么不?”

老者轻轻泯下余茶,放下茶盏,舒口清逸,全身也是如泉般明澈。他抬眼看着伙计,淡灰的眸中流转着一种莹泽:“今日可有什么方便?”

“这正是夏暑时节,客官不如来一碗我们的莲子绿豆汤生津?”

老者听后微微一震,舒展开了满脸的笑意:“好!”


伙计又跑到铺后,老者倚在桌上:“天地之广,走遍无数山水,这却是好个别致的茶摊!”周围的人,稀疏成座,大多背着赶路的行李,皆享纳于山荫的清凉与茶香滋味之中。时时传来林间窸窸窣窣的风声,抚平心境而不让人顿生寒意,烈阳混于松风之中,倾泻成明媚的绿意。


台下的绿豆与莲子静静泡于清水,伙计渐渐煮沸了锅中的冷水,浓绿疏白渐渐软糯在沸水中,小勺舀至碗中,几块冰糖入味后,静待其生出凉意,放入一个木匙。伙计悠悠将满满的木碗端至老者身前。


晶莹水中混上了绿豆软糯的沙色,洁白的莲子圆润躺在软塌之中,大多却被拥簇至一旁。老者只感石涧泉风拂面,如孩童般欣喜捧起木碗,缓缓挖起满勺的绿豆与莲子,送入口中。轻轻咀嚼,一股甘冽清凉顿时入咽。白似珍珠的莲子早已剔去了清涩的莲子芯,散发着荷塘新鲜的脆嫩清甜,遂许,一半莲子便下了腹。



老者激动地招呼着伙计:“露为风味月为香!好久都不曾尝到这般味道...这可是你自己做的?”

伙计看着满面红光的激动人儿,咧开嘴笑着:“谢谢客官,这是店主人教我这手艺的吔!”


“你们店主人...是哪儿的人啊?是男是女啊?”老者看着眼前年轻的小伙子,眼光突然暗淡几分,端着手中的莲子汤,不知是放是拿。

伙计听了这番话,拉了拉肩上的白汗巾,迟疑了几分:“我们店主人是位女子。这位客官...可是与店主人有何关系?”


老者听着他迟疑的语气,将木碗放在桌上,垂下了双眸,双指微微地弹动,鬓发迎着风快被吹乱,神色又恢复了初时平静模样。莲子汤的甜味自心间渐渐散去,唯剩下清而淡苦的回味。

“没什么...只是这汤,有故乡荷池的味道。”


伙计突然有一点手足无措,无奈的笑了笑,却不知道该做什么了,老者用平静地目光看着他。

“那店主人在何方呢?”老者轻轻地问着,无意弄着手中的木匙。

“噢,她在后山溪泉旁边采莲子呢!”伙计轻快的回答,转又听见身后行人的离去声,欲言又止,撇了撇嘴,跑去邻桌收拾茶盏。

风又携来林间窸窸窣窣摇曳之声,烈阳炎炎,却只是为林间添几分暖意。

“许多年前,小儿不知去向......”


风将这哀弱叹息吹到了伙计的耳边,伙计灵快的手愣了在空中。将茶具都收入都篮之时,他想回头再与老者说句话。可是桌上只堆叠着几枚铜钱,莲子汤还余半碗,一盏清茗早已凉意浓浓,老者不知去向。树荫重重,风声阵阵,茶棚又渐渐消失在深林之中。

 

宁心无一事,便到清凉山。


创自 成都嘉祥外国语学校

2020届9班 陈鸿蕾


莲开


公众号:liankaiwenxueshe

成都嘉祥外国语学校 初一 莲开文学社

欢迎投稿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