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门外卖食品联盟

女.子用老.公手机群发“我老.婆出差了”,收到回复彻底傻眼!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叶小姐,恭喜你,你怀孕了。”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宣布喜讯,但是脸色却依旧沉重。

眉眼浅淡的女人眼底一片欣喜,她抬手,温热的掌心覆盖在平坦的小腹,声音激动,“医生,真的吗?我真的怀孕了?”

她的语气里透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她怀孕了,她怀上了陆南朝的孩子。

“但是,这个孩子我们不建议你要。”

医生叹了口气,拿出另一份检查报告,缓缓递给眼前的女人,“这是你的身体检查报告,你的癌细胞已经扩散,这个孩子生下来,对你没有好处,甚至,会加速癌细胞扩散的速度。”

“扩散了吗?”怔怔的开口,听见这个消息,叶浅浅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她无力的笑了笑,“没事的医生,你告诉,我还能活多久。”

“一年左右。”

医生看着眼前这张苍白的脸庞,心也在隐隐作痛。

“一年。”弯起惨白的唇角,叶浅浅起身,向医生致谢,“那我还有机会把孩子生下来,谢谢你医生。”

走出医生的办公室,叶浅浅悲喜交织。开心的是她终于有了他的孩子,难过的是她竟然只有一年左右的时间了。

呵,一年,她从来没想过,她要这么快尘归尘,土归土了。

回到家之后,叶浅浅扫视了一眼空荡荡的大厅,忍住内心的落寞,她挑选了一件最美的长裙,化了一个最精致的妆容。

镜子里的自己,面庞清丽淡雅,水润的双唇涂上浓重的红色,整个人的气色才稍微好了一些。

她冲着镜子里的女人笑了笑,红唇轻启,声音苦涩。

“叶浅浅,祝福你。”

祝福你怀上了陆南朝的孩子。

她下楼,煮了一桌子的菜,紧张的给陆南朝打去电话。

“干什么?”

对方的语气显然很不耐烦,叶浅浅心尖抖了抖,她努力让自己语气保持温柔冷静。

“南朝,你今晚回来吃饭好不好?”

“你在家吗?”

陆南朝挑眉,语气变了变。

叶浅浅不明意味的回答:“我在家,我在家等你回来。”

“叶浅浅,以后你在家,就不要给我打电话!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

他迫不及待的挂断电话,冷冽的语气让叶浅浅肩头微颤。

握紧手中的手机,她抿唇,拨打第二遍,声音清冽,“陆南朝,如果你不回来,我就去爷爷那里吃饭,我一个人去!”

“你居然威胁我?”他的声音陡然抬高,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陆南朝的声音冰冷的低吼,“叶浅浅,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你除了威胁我还会做什么?”

“没错,我什么都做的出来,你最好赶紧回来,我只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隐忍住眼里的泪水,叶浅浅的身子止不住的发颤,她没有时间了,她只想让陆南朝陪她吃顿饭,她只是想好好的跟他宣布这个好消息。

就算,他讨厌自己。

“南朝,是浅浅打来的吗?你别这么生气,她要是让你回去,你就回去吧!”

一阵甜腻的嗓音在电话那头响起,叶浅浅双眸微睁,腹部一阵疼痛,冷气从心脏的位置开始蔓延,蔓延到全身的每一个角落。

“陆南朝,你又和苏荷在一起是不是?”

她厉声质问,却只听见他冷漠至极的声音。

“我和谁在一起不用你管,十分钟是吧,你有种!”

电话被人猛然挂断,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叶浅浅几近崩溃的将手机扔在地上,看着手机在地上碎成两半,眼里的泪水决堤。

十分钟左右,大门被人“砰”的一脚踹开,叶浅浅抬头,陆南朝修长的身影逆光而来,阴郁的脸庞在昏暗的灯光里,却蒙上了一层致命的诱惑。

他的眼底汹涌着怒火,看着地上碎了一片的碗碟和乱成一团糟的饭菜,他冲着眼前的女人发火,“叶浅浅,你又发生什么神经?”

叶浅浅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她双手环肩,看见他站在自己面前,她微勾唇角,眼底波澜不惊,“陆南朝,我不是跟你说过不准再和苏荷见面吗?”

“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你明知道我不想看见你还逼着我回来,叶浅浅你他妈的是不是犯贱!”

他一手掐上她的下颚,手上的力道不断加重,看着女人不断皱起的眉头,脸上的怒气未减丝毫。

他的手掌温暖干燥,动作却极其粗暴。

叶浅浅没有制止他的动作,只是微微抬眸,眼眶泛红。

“陆南朝,我们去旅行好不好?就我们两个人。”

“我说了我讨厌你,你是聋了是不是?”所有的耐心都被眼前的女人折磨的消失殆尽,陆南朝陡然将身前的女人拽了起来,嗓音冷漠,“旅行?你配跟我一起去旅行吗?”

“那你别和苏荷见面了好不好?”

她不死心的继续开口,清丽的眸子里溢满悲伤。

“我说了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

用力将身前的女人狠狠甩向一边,眼睁睁的看着她跌倒在地,陆南朝冷言开口,“离婚吧,叶浅浅,我们离婚。”

“为什么?”叶浅浅终于忍不住,她趴在地上,胳膊被地板摩擦出血,浑身断了骨头一般的疼痛。

陆南朝的话就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地戳在她早已千疮百孔的心上。

冷笑着逼近地上的女人,陆南朝弯腰,垂眸嘲讽道:“你还敢问为什么?你害死了我妈?还指望我跟你过一辈子吗?叶浅浅,我早就已经不爱你了,从你害死我妈的那一刻,我就已经不爱你了!爷爷相信你,我不会信你!”

叶浅浅摇头,心早就已经裂成碎片。她晶亮的眸子湿润一片,即使如此,她还是倔强的抬头,声音哽咽“我说了你妈妈不是我害死的,你为什么不信我?”

“信你?除非你去死,你去死我就相信你!”

他抬手,捏住她精致小巧的下巴,眼底的恨意似乎可以将眼前的人撕成碎片。她小半个身子靠近他,因为痛意,浑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

“南朝,我不想和你吵架,我,其实我——”

她蠕动着颤抖的双唇,想要开口,她想说她怀孕了。可是在看见他眼底恨意的那一刹那,叶浅浅犹豫了,目光渐渐转成无尽的悲伤。

不行,她不能说,如果她说自己怀孕了,他会不会逼着自己把孩子打掉?

眼神里有一瞬间的恐惧,叶浅浅垂眸,趴在地上的双手不断握紧,她咬紧双唇,不再说话。

“哼,无话可说了是吧?叶浅浅,这辈子都别指望我原谅你!”

他用力甩开她的下巴,修长的双腿从她身上跨了过去,没有一点犹豫和决绝,反而带着一丝凉意。

他上楼的背影冷硬,叶浅浅扬起一张满是泪水的脸庞,颤抖的双唇苍白。

她心目中的陆南朝,早就已经不爱她了。

从他看着自己把他妈妈推下楼梯的那一刻,就已经不爱她了。他娶她,只是为了折磨她,日日夜夜的折磨她。

可是她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逼着她承认?推他妈妈的人明明就不是她!

她默默地将地上的一片狼藉收拾好,等到她上楼的时候,陆南朝已经睡着了。

他说过,禁止她进他的房间。

但是叶浅浅很想他,她现在很没有安全感,似乎只要陆南朝不在身边,她就难以入睡。她的时间不多了,她很想时时刻刻的待在他身边。

蹑手蹑脚的推开房门,叶浅浅赤着脚走到床边。

陆南朝睡得很沉,呼吸沉稳而舒缓,叶浅浅站在床前,看着他紧皱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和紧抿的薄唇,不自觉的开口,瘦削的身子站在床前,低声道:“南朝哥哥。”

她五岁那年认识了他,他说会一辈子疼她,爱她。

他十岁那年向所有的小朋友宣布,陆南朝长大以后会娶叶浅浅,会呵护她一辈子。

她二十五岁那年,他将她娶进陆家,向全世界人宣布,老婆就是用来折磨的,他要折磨叶浅浅一辈子!

她的南朝哥哥,恨她如同厌恶蛇蝎。

可是她很痛,她很不安,因为她只能陪他一年了。

“南朝哥哥,对不起。”

她的声音轻不可闻,他却陡然睁开双眼,借着青白色的月光,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眼底怒不可遏的阴沉。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准进入我的房间!”

他毫不犹豫的起身,一把抓住她纤细的胳膊,眼神冰冷至极。

忍住手腕上传来的痛意,叶浅浅抿唇,眼底忧伤一片,“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看看我?我知道了,你饥渴了是不是?”嘴角划开一抹嗜血的笑意,下一秒,叶浅浅的整个身子已经被陆南朝健硕的胸膛压在身下。

“不行。”

身上的重量过重,叶浅浅皱着眉头,下意识的要去保护自己的腹部。她现在怀了孩子,所有的事情都不稳定,他不可以这样对她。

“不行?”他冷笑着开口,一只手便轻而易举的将她不安分的手禁锢在头顶,另一只手探入她的裙底,看见她眼底的惊恐,他深邃的眼眸微眯,“跟我玩欲情故纵是吗?”

他的话音刚落,身体已经粗暴的进入她的。

痛!

叶浅浅死死咬住嘴唇,不安的扭动着身子,声音颤抖,“南朝,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好不好?”

她的声音更像是一道道热烈的焰火,在他耳畔绚烂四起。

陆南朝低头,猛烈的封住她的唇,不准她再开口。

她不能说话,她每次一开口,他都会沉迷,会沦陷,他不准她开口。

他的攻势太过粗暴猛烈,禁锢住叶浅浅的手缓缓松开,粗糙的大手划过她的每一寸肌肤,引起她的丝丝战栗。

“南朝,你轻一点,轻一点好不好?”

她忍住痛意,声音变的轻柔,变的迷离,带着一丝乞求。

她主动去迎合他的动作,她怕他太过粗鲁,会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

“轻一点?你不是一向喜欢我粗暴的吗?”他狠狠地挺进,不给她一丝一毫喘息的机会,眼底一片青红。

他真是疯了,为什么每次接触她的躯体都会情不自禁的不受控制。

他恨她,他明明是恨她的!

叶浅浅心痛的闭眼,她不再说话,只要陆南朝开心就好,她只要陆南朝开心。

再次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浑身断了骨头般的疼痛,等她彻底清醒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竟然是苏荷那张笑容阴险的脸庞。

恢复惯有的警惕,叶浅浅立刻坐直身子,厉目直视着眼前的女人,“苏荷,谁让你来这里的?”

“还能有谁?”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庞蒙上一层阴霾,苏荷阴冷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叶浅浅,“我真是没想到啊浅浅,你居然还敢怀上南朝的孩子!”

嚯!

眸子陡然睁大,叶浅浅被子里的手狠狠攥紧,指甲刺进掌心,生生的疼。

“你怎么会知道?”

“这个咯!”扬了扬手中的孕检报告,苏荷一双铜铃般大的眸子瞪向叶浅浅,“叶浅浅,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你居然背着南朝不吃避孕药?”

“不,我没有。”叶浅浅矢口否认,陆南朝为了不让她怀孕,每次发生关系之后她都会吃下他准备好的避孕药。

可是只有一次,他们一起回到爷爷家,只有那一次没吃,也许是上天对她怜惜,所以让她怀孕。

“你有!”尖细的手指捏上叶浅浅的下巴,苏荷的眼底泛起彻骨的冷意,“知道这张报告是谁找到的吗?是南朝亲自找到的,而且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他说你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不是他的,他已经在找人要打掉你肚子里的孩子了!”

“不可能!”叶浅浅拼命摇头,喉咙一阵发紧,她感觉有人正在死死掐住她的脖子,她开始喘不过气来。

她不敢相信陆南朝会这么残忍,他不会这么残忍。

她瞪着眼前的女人,声音陡然抬高,“苏荷,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我走?南朝亲自接我过来的,我怎么能走?他说了,要我亲自看着你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高傲且得意的在沙发上坐下,苏荷看着叶浅浅恐惧且悲伤的眼神,心里的快乐不可抑制的放大。

她只想看见叶浅浅难过,她越难过,自己就越开心。

“不!”叶浅浅的泪水瞬间决堤,她从床上起身,却整个人使不上力,一下子趴倒在苏荷面前,“我求你,苏荷,看在我们姐妹多年的份上,你帮我求求南朝,不要打掉孩子好不好?”

“姐妹多年?”冷哼一声,鄙夷的扫视了一眼狼狈不堪的女人,苏荷毫不留情的说道:“我跟你说过我喜欢陆南朝你居然还跟我抢,现在跟我说姐妹多年,晚了!”

叶浅浅摇头,死死抓住苏荷的大腿,声音凄厉而又沙哑,“不会,不晚,我答应你,我不跟你抢陆南朝,我跟他离婚,你帮我求他不要打掉孩子好不好?”

“你愿意跟南朝离婚?”听见这句话,苏荷立刻勾唇,“你说的是真的?”

“是,是真的。”叶浅浅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落,她的脸色苍白如纸,看着苏荷嘴角勾起的笑容,她想,她一定是上辈子造了孽,所以这辈子才会受这么多折磨。

“可是,比起你跟陆南朝离婚,我更想看见你失去孩子之后的痛苦!”

她嘴角的笑容瞬间消散,苏荷起身,一脚将脚边的女人踢开,冷漠的瞥了她瘦削的身子一眼,苏荷好看的脸庞扭曲的可怕。

“叶浅浅,我能不了解你吗?没了这个孩子,你离死也不远了!”

眼底满是惊慌和恐惧,叶浅浅落在地上的手狠狠地握紧,她缓缓起身,抬眼瞪着眼前的女人,悲愤欲绝,“苏荷,你欺人太甚!”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在叶浅浅还未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苏荷突然倒在了地上,一脸悲痛的模样。

“浅浅,你不要这么生气好不好?我会帮你求南朝不要打掉你的孩子,但是你告诉我,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你不要那么傻被人骗了!”

微信文章篇幅有限,请您长按上方二维码识别,即可阅读本文未删减精彩后续!

或者,您也可以点击【阅读原文】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