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门外卖食品联盟

赵大哥专业炒饭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大抵所有学校的周边都有一条充斥堕落与青春的街道,搅动着京畿地区的经济漩涡。但是四非学校在这一点上自然也是不会落于俗套,或许是为了显示其该有的学校边缘经济之林霸主地位,老油子们都称之为“学林该”。

这些东西都是放帅告诉我的,当时他正在学林该阶梯上的一棵树前飞流直下,晃着右手对着下面的灯红酒绿挥斥方遒,大有一股指点江山的豪气。不过望着搭在我身上的左手,到底要怎样把裤子洗去尿骚味是我的好奇。当然这都不妨碍学林该独特格局的形成:      巴山雨下学林该,三道虎口四条街。

三处入口北门外,二横两竖井字列。

东头宽阔宜缓来,西边下梯烤鱼绝。

中路守将烤馕在,娱乐学习有后街

在《摸骨面相》书里,此种格局唤作“龙盘云天”,而在这条盘龙的点睛之处,便是赵大哥专业炒饭。不像东口铁板烧随时关心同行几人的热情,也不如旁边海归硕士煎饼果子摊的名声大噪,更别说无处不在的沙县小吃黄焖鸡。赵大哥专业炒饭就真像一位老大哥一般,四点半出摊,五点起售,没有外卖,不争不躁,每天如此。来早了你得等着热锅,想吃了你得亲自过来。不管是从东口西梯或是中路甚至是从后街绕后而来,都逃不过此地,稳稳独享着人流量最大的十字中心位置,就连当地一霸大盘鸡那也得靠边站。

炒饭稀疏平常,差不多只要是有灶台的店家都会出售。但是只做炒饭的摊贩几乎是凤毛麟角,更何况还在炒饭前加上“专业”二字,这就有点狂妄了,读书人眼里的专业,能跟“炒饭”搭配吗?再往前一看还有仨大字“赵大哥”不动如山地稳坐钓鱼台,“赵大哥专业炒饭”就这么一个半人高红彤彤的广告牌大剌剌摆在路边,嘿,这就有点野蛮了,读书人吃的东西,能不讲点礼数吗?当下把招牌看完,学院里一些自诩为“卫道士”的学究就免不了要去摊位试他一饭,虎虎生风的行走间让人禁不住为摊贩捏一把汗,说不得一点不妥便要摆出一套公序良俗的大义凛然,再用校园各种平台转发一番,大概这家就差不多到此为止了,毕竟可是有好几家水果店就此改头换面。然而,铁打的赵大哥,流水的学究,来来往往的人群倒是给摊上带来了不少回头客。

我只能算是这里的常客,熟客还是得属于放帅。还记得那天在赵大哥出摊后的第十三分钟二十七秒钟,放帅带我出现在这里。摊上就一男一女俩中年人,男的主勺,女人打下手,也不知道男人究竟是不是姓赵,就暂且称之为“赵大哥”吧。赵大哥看见我俩,眉毛一掀,停下手中活计,接过放帅递过来的老龙凤点上,也不言语,一副静待开口的表情。放帅嘿嘿笑着:“嘿嘿,大哥,我早点来趁着人少,给我做一份呗,还是老规矩。”老龙凤的火星深深燃了一燃,烟雾缭绕中看不清赵大哥的表情,不过我却察觉到他的眼珠颤动,身上一股被洞穿的不自在,还好放帅这小子的话音又适时响起:“嘿嘿,这是我最好的兄弟,这不是带来给大哥认识一下嘛,就给他来个蛋炒饭。”烟雾散尽,赵大哥扔下烟蒂深深看了我一眼,对着放帅轻说一声“下不为例”,就转身生火架锅,那架势竟真是准备炒饭。放帅点头哈腰一阵应和,冲着后面摆桌子的女人打声招呼,就开始给我吹蛋炒饭是检验炒饭功底的标准,因为不像其他炒饭的菜汁可以帮忙调味,蛋炒饭就一油一蛋一饭而已,最多加上几颗葱花,剩下的就是普通调味品,鸡蛋要怎么炒,油要给多少,饭是不是就这样倒,这些过程都是赤裸裸地体现在最后的成品中,出现问题也无法用其他材料进行救急,因此是给掌勺之人炒饭功底出的一大考题。

说话间一阵铿锵之声传来,定睛一看,餐盘中已是黄澄澄的一片,米粒分明间竟给人金沙的错觉,散落其中的炒蛋是独有鸡蛋清香的来源,赵大哥丢下的几颗葱花又像是天界的玉如意施法一般,不仅将满眼金光的视觉疲劳给打破,还给稍显油腻的炒饭添上一缕清新和别样风味,好一份金碧辉煌的蛋炒饭!看我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赵大哥递给我一把勺子,又是点上一根老龙凤示意我尝尝。我迫不及待地舀上一勺,在赵大哥的含笑目光下放进嘴中,感受着那股清香在唇齿间的缓缓化开——

靠,好咸!

“哈哈哈……”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一副阴谋得逞的得意笑容,赵大哥满意地“吱儿”上一口老龙凤,那眼角皱纹间饱满的市侩笑意,恍惚间想起小龙坎的老码头砍回龙湾的老板凳,抽老龙凤的老大哥竟有过江龙的味儿。


欢迎关注。Aspirin for u,希望能缓解你的偏头痛。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