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门外卖食品联盟

紫电青霜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点击“蓝色”关注

春暖花开

紫電青霜

半 瓢 居 詩 詞(十九首)


鄧世廣


作者簡介:鄧世廣 1946年生,遼寧省阜新市人。曾任中華詩詞學會理事、《昆侖詩詞》主編、中華詩詞學會教育培訓中心高級研修班導師、中華詩詞文化學院函授導師。現為新疆詩詞學會副會長、中華詩詞網·中華詩詞論壇特聘導師/高級顧問、中國詩詞文學網顧問、竹韻漢詩協會首席顧問、廣東省文化學會詩詞文化專業委員會首席顧問、《中華詩人》名譽總編。主編《當代西域詩詞選》(戊子版)、著有《半瓢居詩詞稿》。


夢登鸛雀樓

夢繞斯樓久,登臨快此生。

川前紅雨落,山外紫雲橫。

騁目極三晉,聽雷耽九瀛。

南風今未息,吹送舜歌聲。


雁蕩山大龍湫

飄逸從天落,飛流品自清。

諒因無顧慮。敢作不平鳴。

目斷鴻歸影,風傳玉振聲。

巍巍峰綠處,一望一崢嶸。


雁蕩山倚竹留影賦此

天山容我老,雁蕩許君居。

我性如君直,君心勝我虛。

梅蘭偕我醉,松菊伴君書。

君若耽詩酒,邀君詣我廬。


雁蕩山靈峰途中

從容循石徑,一任雨傾盆。

足下波瀾起,胸中丘壑存。

蕭騷披短髮,落拓認苔痕。

收拾峰巒綠,和詩入酒樽。


雨中游中雁蕩

煙雨峰彌綠,無虞步自輕。

徑幽忘蹭蹬,瀑瀉助嚶鳴。

余勇因春賈,新詩策杖成。

林泉歸去後,從此厭蝸爭。

 


溫州江心嶼紀遊

徐步前賢踵後行,賦閑已覺此身輕。

杯中雲影三洲遠,筆下煙津一棹橫。

雙塔巍峨迎曙色,孤鴻嘹唳帶秋聲。

詩碑堤畔從頭閱,半負江湖浪漫名。


夢遊劍閣

幾番夢裏見崢嶸,關下如聞喊殺聲。

千載烽煙迷古壘,三朝人物失荒塋。

將台寂寞盤蒼鶻,棧道依稀隱伏兵。

不肖慚為鄧門後,也思仗劍渡陰平。


江油謁太白樓

碎葉江油兩未明,謫仙本色是狂生。

寒潭酒醉思追月,滄海詩成話掣鯨。

劍外長吟途險峻,宮中曾賦調清平。

夜郎放後知音少,誰向靈前奉一觥?


杜甫草堂記感

少陵故事舊曾諳,茅屋花溪秋影涵。

劍外有懷收薊北,客中無計問終南。

恨多墨吏長憂禍,獨少良方可治貪。

忍向西風拈退筆,一腔孤憤付煙嵐。


自題光頭小照

塵心曾許玉壺冰,一點秋光冷欲凝。

解用鉛刀裁白雪,難憑退筆斥青蠅。

酒中懷阮矜無染,胯下學韓慚不能。

煩惱三千絲落盡,從今老子是貧僧。


訪白哈巴圖瓦人木屋

不是當年蒙古包,西征舊事夢何遙。

三軍旗卷風雲變,萬馬蹄翻魂魄消。

木屋可曾懷朔漠,金山早已逐商潮。

大汗繡像高懸處,誰與彎弓論射雕?

注:圖瓦人乃蒙古族之一支,據雲系成吉思汗率軍西征時,留駐阿爾泰山之老弱傷病部屬。


與門下諸子偕游蓬萊戲作

蓬壺無計覓前身,慵問塵緣物外因。

歲月已經歸逝水,江山從未屬窮人。

饑寒固解文章賤,溫飽元知主義真。

欲與八仙同酩酊,不憂災病不憂貧。


六十六歲初度即席並寄海內弟子

慣向筵前擎大觥,偶然也作不平鳴。

津津樂道箕裘續,默默旁觀雞鶩爭。

閒步每憂三徑老,知音敢負一簫橫?

情濃似酒憑何報,此際無聲勝有聲。


賀新郎·訪塔城紅樓博物館

到此休談酒。盡醺醺、料難領略,白衣蒼狗。敗寇成王興廢事,惟有殘陽依舊。但記取、流芳遺臭。我覺古人真可愛,動刀兵直為江山鬥。原不劃,左中右。    匣橫青劍斑斑鏽。想荊卿、瀟瀟歌罷,幾曾回首。汗血冰河餘病骨,弓弩誰憐困獸。歎舉火、燃萁烹豆。瓦缶陶瓶藏醉夢,似聽得兵亂雲雷吼。碎葉路,烈風口。


賀新郎·留別山東

回首天涯路。雨霏霏、臨岐揮手,最難堪處。漫道男兒心似鐵,至此蕭然無語。盡想著、山東雲樹。總信景陽岡酒烈,浮大觥、敢吐驚人句。虎穴外,試弓弩。    當年曾被東風誤。任譏評、疏狂剛愎,半生虛度。幸得謙謙君子在,將我殷勤呵護。知尚有、情真如許。已悔輕論強項事,細思量、也解忠言苦。忍老淚,禦風去。


沁園春·題邱文銀山水長卷

百煉功成,筆挾風聲,筆落雨聲。任煙霞點染,江南江北;瑤章鈐印,君姓君名。畫詠山河,詩鐫歲月,一片滄桑一片情。凝眸處,有閑雲出岫,野渡舟橫。    修成寵辱無驚,但恥作莘莘鷸蚌爭。信不卑不亢,畫如人品;不驕不諂,寥若晨星。筆墨生涯,松筠志趣,聊伴茶煙共此生。君休忘,取昆侖玉色,融入丹青。


賀新郎·溫宿大峽谷

看慣驚人處,閱峰巒,斑斕五色,幾經煙雨。怪石疑如獅虎豹,鷹隼龍蛇狐兔。溪澗外,星樓仙府。更有青天餘一線,點將台凜凜旌旄護。詩未老,掛霜樹。    此行未悔浮生誤。敢危言,目空中外,目空今古。不是癡愚胡雲夢,真是神工鬼斧。磧路上,心無旁騖。僕僕風塵慵拂拭,竟流連折返忘歸去。頻喚我,尚回顧。


水調歌頭·額爾齊斯大峽谷

炎夏入幽谷,猶自覺輕寒。慕名千里尋訪,合是踐塵緣。耳畔濤聲如夢,足下苔痕如畫,卿靄聚鐘山。素練待裁取,供我寫斑斕。  匯真情,融新意,注毫端。回眸天際,雲舒雲卷盻飛鳶。休說鶯歌燕舞,漫道莊生化蝶,隨處寄吟鞭。人約今宵醉,豪氣未闌珊。


沁園春·太行山大峽谷紀遊

揖別天山,再過陽關,拜訪太行。正暮春時節,芳菲未減;晚年性格,血氣猶剛。路接雲端,花開溪畔,一半嫣紅一半黃。披襟唱,帶關東腔調,不帶頹唐。    休雲大道康莊,但記取空談舊夢長。算風塵足跡,仍多坎坷;江湖意氣,漸少疏狂。拈醋詩酸,打油詞老,恥作溜鬚拍馬章。沉吟久,被鷓鴣啼斷,陣陣蒼涼。


老而無饜是耽書(九四初度感懷)   

 傅  義﹝江西﹞


其  一

境地平和心態寧,夜來風雨不須驚。

滄桑久曆身猶健,茶飯俱甘神益清。

坐擁書城堪笑傲,夢游閬苑任縱橫。

平生自哂無奇志,只愛詩騷是正聲。


其  二

洙泗家風潤澤深,年方舞象效哦吟。

離鄉負笈奔千里,古廟青燈惜寸陰。

勉稱恩師傳缽意,難忘慈母倚閭心。

寒窗伏案咿唔夜,猶自青青似子衿。


其  三

九十三年如一瞥,驀然回首亦籲噫。

正當孽海橫流日,恰是高山仰止時。

局促轅駒難展足,飛騰河鯉易傷鰭。

文章未必關窮達,無限上綱誠足悲。


其  四

一生低首向韓蘇,浩海雄濤孰可如。

生也有涯須惜福,老而無饜是耽書。

上窺姚姒茫無際,俯弄孫曾樂有餘。

後院丹樨蓬勃發,含苞欲放此其初。


但使南灣都是酒(六首)     
方  偉﹝河南﹞


星  夜

竹椅當床月未明,小樓獨臥欲三更。

何當身到銀河岸,也被人間喚作星。


游南灣

秋風惹我十分豪,更有詩情待酒澆。

但使南灣都是酒,連湖端起不須瓢。


靈山觀雲

滄海桑田一瞬間,山中雲霧白於棉。

清風吹去吹來處,只露青峰數角尖。


夜遊竹竿河

嫋嫋清風伴我行,月光如水夜雲輕。

長橋橫臥煙波上,好渡牽牛織女星。


白露次夜聞雁

臥聽長空一雁孤,起看窗外已模糊。

憂民而外還憂汝,知否江河水盡汙!


望萬里海疆圖

海疆萬里畫圖開,渺渺滄波隔陸台。

我欲淩空伸手去,一盆山水抱回來。


夢斷南天一羽沉(三首)   

    王蟄堪﹝天津﹞


浣溪沙·次人韻

夢斷南天一羽沉,花痕簾影轉交侵。最難消受是重陰。    

九死能償三世債,兩廂空費十年心。不堪淒戚動孤吟。


高陽臺·立春感懷用草窗碧山韻

酒外香慳,梅邊笛老,愁痕夢惹蒼葭。念斷王孫,只應沉醉山家。憑欄莫恨春歸晚,便春歸、也被雲遮。恁淒迷,滿目平蕪,落日西斜。

新來幾許驚心事,慣橫天黑霧,卷地黃沙。順俗隨緣,匆匆謝了芳華。等閒又是殘年盡,漫空噓、紙上生涯。餞餘寒,獨掩昏窗,且近燈花。


水調歌頭·中秋望月

聽鄧麗君歌東坡詞,因憶乙亥中秋蘭簃主人為歌此曲,不覺廿一年矣。

時序轉清冷,苦緒不宜秋。一輪猶自端正,底事又當頭。為問伊人何處,極目茫茫雲路,舊恨雜新愁。枯坐更須酒,狂醉總無由。    憑誰會,對佳景,怯登樓。當年一曲,不堪回首憶前遊。檢點殘痕剩漬,肯謂昨非今是,演夢到歌喉。此夕人難寐,惹淚付輕謳。


安排畫境留心境(三首)    

     魏新河﹝北京﹞


鷓鴣天·蟄師命題半夢廬填詞圖

幾世詞心結作圖,為春憔悴為秋枯。勞生用盡人間淚,守夢傳為笛裏奴。

投筆墨,老江湖。千山何處采蘼蕪。安排畫境留心境,人外雲間著一廬。


鵲橋仙·書樊榭詞後

溪山一冊,煙霞一卷,付與漁蓑一領。滿腔空翠注霜毫,寫不了、秋聲秋影。

詩情是水,詞心是月,合作清明萬頃。只因年少賦遊仙,算到處、都非人境。


六州歌頭·阿房宮懷古

五陵佳氣,贏得霸圗成。三百里,蒼龍出,下華清,走咸京。其勢障秦嶺,阻涇渭,驕河外,限關內,鎮京畿,割昏暝。對峙荒丘,金粉今安在,一例無憑。但興亡滿目,落日暮雲平,一片蟬鳴,野煙橫。

有銅僊淚,銅駝棘,新亭景,使人驚。笑一炬,成焦土,亂鴉聲,替簫笙。滿地昆明墨,館娃黑,暗銷凝。黃昏候,吹寒角,入空城。薺麥離離,秋草斜陽裏,野火熒熒。剩依依垂柳,官路自青青,猶護秦陵。


END

中吴诗刊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