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门外卖食品联盟

一心朝着自己目标前进的人——访问邵东籍院士郑健龙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新秀丽男士休闲包

点击上方“邵东人”可以免费关注订阅哦!


(郑健龙教授做学术报告)

  那天上午,长沙城的天空飘着秋雨。我们坐在九华宾馆的十七楼,等他。

  我们本意是要过去拜访他的,他怕我们找不到路,执意自己要过来。透过落地窗户,向远处望云,长沙城笼罩在一片烟雨迷离之中。

  大约十点钟光景,房间的门推开了,悄无声息地,郑健龙院士就站在我的眼前:戴着一幅眼镜,头发灰白,穿一件灰白的短袖衬衣,休闲长裤,布靯,身材瘦削,显得清癯,温文儒雅,颇有君子之风。如果是在喧闹的街道上与他擦肩而过,一定不会猜到这位看似普通的长者就是中国工程院土木、水利与建筑工程学部院士,为我国道路交通领域仅有的两位院士之一。

  我一直很欣赏一句诗:“胸藏文墨虚若骨,腹有诗书气自华”,一个人书读得多了,身上自然会带一股书卷之气,就会自然而然受书本的影响,言谈举止间流露出读书人所特有的气质,或温雅或脱俗、或不卑不亢、或典雅大方。握手过后,他便在靠近窗户的沙发上坐下。

  窗外的雨还在飘落着,光线照射在他的“表情”上:满脸的温厚,满唇的谦和,满眼的睿智。我给他泡了一杯茶,一个安静地微笑,令他的脸庞更加生动而有神采,也更加表现出他的自信。在他的眼睛中、微笑里,举手投足间都坦率而明朗地闪耀着他的心灵……


  一、由一名初中生到博士生导师


  我们边喝边聊。开宗明义,我们聊起这次拜访的目的,就是为了完成《郑健龙的道路工程世界》一书的编撰任务。给他看了市委宣传部的介绍信。他将介绍信阅后,又认真地折叠好,握在手里。

  我们从家乡开始聊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乡,似乎小时候我们才真正拥有故乡,长大后,不得不踏向远方,但总有一颗牵挂的心,守着那片儿时的故土。郑院士为人低调内敛,朴厚笃诚,性格谨严少语。可是,一说起家乡,他的话匣子便打开了。

  1954年,他出生在邵东县九龙岭乡的一个小山冲里。我记得,是年,正是海明威夺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那一年。他说起了他快乐的童年时光,尽管艰苦,尽管有诸多磨难,但依然快乐。说起了那时母亲在邵阳医专当校医,自己就在呙家园小学上学。四年级时,回到邵东老家,哥哥跟着爷爷,自己跟着外婆,在槎江的五一学校就读。转眼间,初中毕业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只有革命干部和工农子弟红五类才有被推荐读高中的份。此时,母亲下放到简家陇医院,父亲在棠下桥工作。特殊年代留给人特殊印迹,他只能放弃高中学业,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农家子弟。 十六岁,正是人生的花季年华,他却遇到了人生的第一道坎,注定要磕磕绊绊中成长。他开始放下书包,跟同学几个人包了个防空洞挖,被父亲知道了,抓了回去学裁缝,户口安排在火厂坪公社。在乡下搞了半个多月的双抢,便参加三线建设修铁路,跟着一个营的民兵在新化,在怀化,在芷江等地修路,通过文艺汇演,又进了宣传队。在这个过程中,他对铁路路基的修筑技术留下好奇。这个偶然的机缘,为他日后在公路工程建设中展开技术攻关、攻克膨胀土的一系列难题,埋下最初的伏笔。

  后来,父亲想让他招工进厂,他不想去。体检安排在晚上,听人说血压高的人不能进厂,怎样才能让自己血压高呢?他就找人打听,别人告诉他说喝酒就会血压高的。傍晚时便在商店买了瓶大曲,吃晚饭时咕咚咕咚喝下了大半瓶。然后,在街上走来走去,想把血压弄得更高。没成想,正常的血压70-100毫米汞柱,喝酒后,虽则变成了80-120毫米汞柱,但还在正常的范围内。就这样,招工进入邵东县汽车修配厂,学修理,学热处理,焠火。又被推荐到邵阳二纺机进修热处理与化学。他求知若渴,白天认真上班,晚上在工人夜校学习文化知识。整个高中的基本课程,他在工人夜校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全部补上来了。1973年,湖南交通学校分配给邵东县汽车修配厂一个推荐入学的名额,他因为优秀的表现,被学校破例追加一个名额,如愿进入湖南交通学校机械制造专业学习。

  每个人都会成长,有时候看似机缘巧合的一瞬间,其实是一种化茧成蝶的磨砺。1977年恢复高考,他考取中南矿冶学院;1982年第一次参加考研,在中南矿冶念了一年书,因为学校的原因,又回到教书。83年学校主张青年教师考研,84年又重新考上湖南大学研究生。1986年,他在湖南大学固体力学专业研究生毕业,获工学硕士学位;1993至1994年,他在比利时道路研究中心、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分别任访问学者和研究员,参与了重大课题研究,进入了道路世界,与世界顶尖级的专家在一起;2001年,他在长安大学获道路与铁道工程工学博士学位。

  1997年至2003年,他历任长沙交通学院院长助理、副院长、院长,长沙理工大学校长等职。、长沙理工大学道路与铁道工程博士点首批博士生导师、、长安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国力学学会理事、中国公路学会理事、湖南省力学学会副理事长、国际沥青路面专家协会高级会员。

  

 (长沙理工大学校长郑健龙教授为安哥拉留学生颁发学位证书。)


  二、攻克号称“公路癌症”的膨胀土世界难题


  年少时背上行囊,日暮中走出乡关,如今依旧是泥土温热,大地微凉。

  他说话的语调沉厚稳定,虽然离开家乡几十年了,我们用邵东话跟他交谈,没有丝毫的障碍,仿佛被一条柔软的丝线包围着,温和而又细致。我想,所谓书卷之气、儒雅之风,而流诸于一举手一投足,则是气象万千,学养弥满,流露出一种从容不迫的乐观和通达,坦率直白且包容随和,强烈的社会意识化作生活中的淡定与坦然。在这样透彻冷静的智慧面前,我们只有倾听。

  通行在常张高速公路上,细心的人会发现,这条高速公路旁边很少有水泥格子做成的护坡。原来这是采用了长沙理工大学校长郑健龙教授与其团队研发的“膨胀土地区公路建设成套技术”。我们又聊起了膨胀土这一道路工程世界难题。他回忆说,那是1992年,一个来自广西的一个普通电话,“当地有一段公路总也修不好,老是出现边坡滑坍、路基沉陷的情况,而且屡修屡坏,几乎完不了工。我们赶到现场一看,断定是膨胀土问题!可那时行业内还没有根治膨胀土的办法。”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膨胀土治理难题,如何发挥中国科学技术在治理膨胀土问题中的原创作用,作为道路工程研究的著名学者,他深感责任重大。他将听从心的方向,努力去做到最好。他开始密切关注与膨胀土相关的各类信息,他在长沙理工大学与广西公路建设部门的合作中,开始具体探索膨胀土治理技术。1995年,经过他的努力,科研课题“膨胀土路基加固技术研究”在云南省立项。课题立项论证会上,他激情演说,向他的研究团队发出一定要攻克膨胀土这一世界性工程难题的誓言。后来这一初步技术运用在当时的楚雄至大理的高速公路上,效果颇佳,并获得云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这也更加坚定了他系统攻克膨胀土难题的信心。2002年,,他成为该项目的领衔专家。

  《湖南日报》报道了郑健龙道路研究的这样一个成果。消息见报时,该项新技术的推广项目河南叶集至信阳高速公路80公里的路基加宽工程已正式动工。 10多年来,他领着全国25家单位的380多名科技人员,联合展开艰辛攻关,获得重大突破和实质性创新,取得了公路膨胀土治理系列技术。该技术获发明专利4项,实用新型专利8项,软件著作权1项,获中国公路学会特等奖,专项技术分获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2项,二等奖2项。

  郑健龙团队的成套技术实用性强。该成套技术已先后在广西南宁至友谊关高速公路、北京第六快速环线、湖南常德至张家界高速公路等10省区1000多公里高速公路和南水北调工程中广泛应用,有力支撑了重大工程建设,产生直接经济效益11.75亿元,节约建设用地1.6万多亩,对加快膨胀土地区经济发展,改善民生,保护自然资源与生态环境做出了重大贡献,被交通运输部列为重点推广技术。

  郑健龙教授长期致力于道路工程领域的教学、科研、技术研发及工程实践,解决了公路膨胀土治理与路面工程的一系列重大科学技术问题,被中国公路学会聘为“公路膨胀土工程首席专家”。1996年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先后获交通运输部“交通科技杰出成就奖”、“湖南省科技领军人才”等十多项荣誉称号。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特等奖、一等奖8项。参编行业规范与地方标准多部;出版学术专著4部,发表论文200余篇;获国家发明专利11项;获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1项、省教学成果一等奖2项;培养了一大批高层次人才,获“交通教育贡献奖”;被湖南省人民政府记一等功1次。中国工程院公布2015年增选院士名单,郑健龙教授当选为土木、水利与建筑工程学部院士。

  

(郑健龙教授获2009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三、教授、校长与家长身份的完美统一


  俯仰之间,又饮出几十年来光阴。茶喝没了,再沏一杯新茶。他以娓娓道来的方式,掺杂着智慧的与博学多识的畅谈,感染着我,让我也感觉自己更接近沉静与清澈。

  作为一名教师,郑健龙教授自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工作在教学第一线,诲人不倦。其主讲的《路基路面工程》被评为国家精品课程和湖南省优秀课程,作为教学团队带头人的道路工程系列课程教学团队,2008年获国家教学团队;郑健龙教授注重对研究生理论与实践等全方面的培养,先后培养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达百人。

  作为一名校长,郑健龙教授始终坚持以人才培养为中心,提出了育人为本、德育为先的理念,强调人才评价标准的全面性,突出人才规格的多样性与层次性,倡导人人可以成才的观点和以及特色成才的理念。不难想见,他作为膨胀土地区公路建设项目总负责人,要全程、精心把关项目研究工作,另一方面作为一校之长,他要处理繁重的学校公务。数不清的深夜,他都是在修改研究报告、汇报材料之上。在外出差,飞机上、酒店里,更是他修改材料的移动办公室。他患有高血压,医生特别叮嘱要保证睡眠,但为了课题研究,他不得不暂时透支健康,时常因科研工作的需要深夜甚至凌晨才睡。

  作为一名家长,郑健龙教授给孩子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家长是孩子的榜样,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想教育出优秀的孩子,首先自己要很优秀。那时候,单位住房也就是两室一厅,女儿就在阳台上搭了一个空间,学习与睡觉也就在阳台那狭隘的空间里,她的学习习惯养成后,成绩也很优秀,尤其是数学成绩,小学生数学竞赛也总是名列前茅。对女儿的学习从不压她,当天做不完的作业也从不硬性规定完成。女儿在师大附中初中高中只读了四年,便考上了大学。他说,知识的追求应该成为一个人自己的事情,与别人无关,只有这样,教育才能成为一种积极的欢乐的事情。

  郑健龙院士是家乡人的骄傲,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所具有的智慧,是一种点燃与照亮的思想火焰。他倡导一种不断攀登、永远向上、积极进取的精神。并毕生践履,求精图新,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去点亮生命,以耕耘的姿势站立在岁月的峰顶,站成旗帜,展示生活的、耐人寻味的、催人奋发的人生经历!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晌午,他放下茶杯,说今天就聊到这儿吧。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他将回邵阳青城国际花园探望父母,我们再相约。

  下楼。我听见风,嗅到雨,看见云朵飘过。郑院士擎着伞,迈着稳健的步伐,一心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行着。


来源:中国邵东网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