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门外卖食品联盟

论坛:古代历史人物文学形象的“解构”与“重构”(骆正军)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名人茶楼  网上茶楼
欢迎转发  交个朋友


▲ 著名女词曲作家何丽华


敬请参阅:特邀嘉宾:荷花清音——著名女词曲作家何丽华


古代历史人物文学形象的“解构”与“重构”  


骆正军


论文摘要:何丽华的《历史人物系列歌词》二十首,以歌词为古代历史人物“画像”,且别具一格、独到而传神。作者具有深湛的文学“解构”与“重构”之功力,在短短的十几或数十行歌词之中,将古代历史人物勾勒成栩栩如生的“这一个”。 其运用得比较娴熟且较为成功的“重构”方式或手法,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种:1、标题式“重构”;2、串珠式“重构”;3、聚焦式“重构”;4、国画式“重构”;5、多维式“重构”。

 关键词:古代历史人物  文学形象   解构  重构

 

寻寻觅觅,我寻找了你一千年;穿越元明清,你还在西楼卷翠帘。闺中书香盈袖,庭前海棠依旧;一管翰墨、几多愁绪、声声慢。庭院深深,锁不住芳心一片;诗书传情,翰墨金石结良缘。红藕香残时,你独上兰舟;一个愁字,吟了千年。”(《宋时明月——李清照》)

品读“警营百灵”何丽华的《历史人物系列歌词》二十首,深深为其独到的体悟、见识而打动,更为其中许多大胆的“时空穿越”与睿智的“神来之笔”而拍案叫绝。

敢于以歌词为古代历史人物“画像”,且别具一格、独到而传神,这样的词作者的确少见,更何况是一系列的佳作迭出,几乎篇篇都令人称奇、赞叹。请看其作品中的人物,既有文人墨客——屈原、陶渊明、李白、苏东坡、李清照、郑板桥;亦有名将贤臣——岳飞、文天祥、林则徐、施琅、吉鸿昌;还有四大美女——西施、昭君、貂蝉、杨贵妃;以及古代的明君与近现代国家之领袖——李世民、毛泽东、宋庆龄、邓小平等等,可见其涉猎之广泛。

古代历史人物,尤其是著名人物,其一生或短或长,无不精彩绝伦,可歌可泣之言行、壮举甚多,或诗文高雅精美,独领风骚,树帜文坛;或壮志难酬,退隐山林;或跃马疆场,建功立业;或治国理政、业绩辉煌,流芳百世。数千年来,他们都是小说、诗歌、戏曲、曲艺、绘画、书法、雕塑等作品中,尤其是近百年来,影视问世之后,被人们反复描摹、讴歌的对象,如同世人常说的“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其文学形象可谓千差万别。

如何才能在短短的十几或数十行歌词之中,将其勾勒成型,有血有肉,栩栩如生的“这一个”?且能令人咀嚼,耐人品味,发人深思,催人奋进的“这一个”?除了作者的勇气与胆识、灵气与悟性之外,还必须具有深湛的文学“解构”与“重构”之功力,才能在有限的篇幅之内,拈精撷萃,举重若轻,避实就虚,运用自如。


一、文学形象的“解构”

“解构”,或译为“结构分解”,是后结构主义提出的一种批评方法是法国解构主义者雅克·德里达,上个世纪60年代提出来的的一个术语。“解构”概念源于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中的“deconstruction”一词,原意为分解、消解、拆解、揭示等,德里达在这个基础上,又补充了“消除”、“反积淀”、“问题化”等诸多意思。

“解构”是后现代艺术家经常喜欢使用的一个词汇,又是一个被媒体和种种艺术圈外人滥用的词汇。它是复杂而多义的。在文学评论中解构指一种演绎方法,它展示了一场辩论的结构如何能有效地破坏辩论的立场。后现代艺术,包括相贯、偏心、反转、回转等手法的运用,其目的并非要消灭原有的意义,恰恰相反,那些艺术作品是要启发人们去思考、去追寻,以至于觉醒。这些后现代艺术与传统艺术相比负载着更多的意义,更着重于引导人们去进行独立思考。

对古代历史人物文学形象的“解构”,就是将其生平、言行、相貌、诗文,以及思想、作风、个性、人品等等,进行彻底的分解,像对待一台完整的机器一样,将其拆散、打乱为一个个的零部件。“解构”的过程,也是对人物原有文学形象进行深入了解、熟悉、分析、思考、酝酿的过程。

何丽华的《诗仙李白》为例,请看歌词的第一段,梦回唐朝,你浪迹在山水间;携一管翰墨,挥写锦绣诗篇。你白衣飘飘,轻捻长须;玉树临风,好象神仙。乘一叶扁舟,直挂云帆;长风破浪,笑吟两岸青山。朝发白帝城,暮登黄鹤楼;一步一诗,潇洒浪漫。李白,好一个诗仙;品性高洁,自称是青莲。李白,好一个诗仙;铁骨铮铮,永不事贵权。

首句的“唐朝”,指明“人物生活的年代”;“浪迹在山水间”,高度概括“人物一生的遭遇、行迹”;2——4句,乃是对“人物形貌的描摹与勾勒”;5——8句,既是对“人物言行的描述”,也是“对其诗文的剖析与分解”(其中涉及李白的四首诗:《行路难》、《望天门山》《早发白帝城、《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9——12句,是通过“反转、回转等手法的运用,对李白“思想、作风、个性、人品”的剖析与颂扬,从而“启发人们去思考、去追寻探究其所以然。


二、文学形象的“重构”

所谓的重构”,就是把原结构已经解体肢解还原成每个局部的基本原始单位重新排列组合,构成一个全新的、不同于以前新物体结构重构”的运用范畴相当广泛,如“代码重构”、“空间重构”、“图像重构”、“色彩重构”、“三维重构”、“四维重构”等等。医学、建筑、软件方面,有关“重构”的运用更多。

而文学形象的“重构”,就是对原有人物文学形象被“解构”之后的“碎片”或“零部件”,经过筛选、撷取、提炼、锻造、抛光、打磨、涂抹、润色等等方式或手段,进行重新排列、组合、粘合、搭配、构建、塑造,成为一个全新的、别开生面的、鲜活有机的、高雅精美的,或者是雅俗共赏的文学艺术形象。

以何丽华的《历史人物系列歌词》为例,笔者认为,其运用得比较娴熟且较为成功的“重构”方式或手法,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种:1、标题式“重构”;2、串珠式“重构”;3、聚焦式“重构”;4、国画式“重构”;5、多维式“重构”。具体分析如下:

1、标题式“重构”——人们常说,“好的标题是作品成功的一半”。那些而精炼的标题张扬而亲切的标题有趣而不过分夸张的标题温文而不乏优雅的标题,尤其是思想性与文学性俱佳的标题,几乎就是作品引人入胜的一道美妙风景线

如何丽华的《宋时明月——李清照》、《大江东去——苏东坡》、《好一个郑板桥》。

李清照(1084-1155),号易安居士,汉族,齐州章丘(今山东章丘)人。宋代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李格非精通经史,长于散文,母亲王氏也知书能文。在家庭的熏陶下,她小小年纪便文采出众。出嫁以后,与丈夫赵明诚志趣相投共同致力于金石书画的搜集整理,共同从事学术研究生活美满。

1126年“靖康之变”,金兵入据中原后,流落南方,赵明诚病死,李清照境遇孤苦,一生经历了表面繁华、危机四伏的北宋末年和动乱不已、偏安江左的南宋初年。李清照是中国古代罕见的才女,她擅长书、画,通晓金石,而尤通诗词。她的词作独步一时,流传千古,被誉为“词家一大宗”。李清照的词委婉、清新,感情真挚。前期的词,主要描写少女、少妇的生活,多写闺情,流露了她对爱情生活的向往和别离相思的痛苦。她后期的词,多悲叹身世,有时也流露出对中原的怀念,以表达她的爱国思想。

何丽华以《宋时明月》为题,不仅点明了“人物生活的年代”;而且将李清照喻为“明月”,格外贴切,寓意深远。中国历来以太阳象征男性,以月亮象征女性。月有阴晴圆缺,月亮带给世人无数的遐想和诗意,嫦娥奔月、吴刚伐桂之类神话传说不少,有关月亮的诗词更多。李清照也有好几首与月亮相关的词,如:《摊破浣溪沙》病起萧萧两鬓华,卧看残月上窗纱”、《怨王孙/忆王孙》秋千巷陌,人静皎月初斜,浸梨花”、《诉衷情》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等等,月亮成了李清照抒发内心情感的对象。

宋词名家辈出,婉约派代表人物柳永、晏殊、周邦彦、李清照、秦观、姜夔、吴文英、李煜、欧阳修等豪放派代表人物辛弃疾、苏轼、陈亮、陆游、张孝祥等花间派的代表人物温庭筠韦庄等。可以说,在宋代词人的星空中,雄性的阳光普照,而女性唯有李清照一人,恰似一轮皎洁的明月,照亮了中华文明的大地。


2、串珠式“重构”——就是将历史人物文学形象已经被“解构”之后的“碎片”或“零部件”,用一根有形或无形的“丝线”,如同珍珠项链一样“重新串构”起来。这一串新颖的“项链”,是否精美绝伦,是否引人注目,公众是否认可,引起共鸣,甚至交口称颂、拍手称快?不仅与“零部件”的材质是否上乘,是否结实耐用有关,更与作者的匠心慧眼独运、工艺水准高低,息息相关。

前文曾经提到的《诗仙李白》,就是这样一串新颖的“项链”。李白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与杜甫并称为“李杜”,几千余首诗传世,创造了古代积极浪漫主义文学高峰开创了中国古典诗歌的黄金时代。《旧唐书》与《新唐书》,都有《李白传》;宋之后有关李白的文章典籍、轶事典故不少,近现代以来,论著《李白与杜甫》长篇通俗文学剧作《李白不是神之磨针溪启示录》小说《大唐李白》大型话剧《李白》影视《诗仙李白》《李白》《杨贵妃秘史》《大唐诗圣》相继问世。其文学形象可谓早已家喻户晓,世人皆知。

何丽华在她的歌词《诗仙李白》中,“诗仙”作为有机的“丝线”,将李白一生的精彩,如同珍珠项链一样“重新串构”起来。两段歌词24句,所涉及到的李白之诗,除了前面的4首,还有《江南春怀》《北风行》《把酒问月》、《蜀道难》、《梦游天姥吟留别》《月下独酌》6首。

歌词的最末四句,“李白,好一个诗仙,才情飞扬,撒落山水间;李白,好一个诗仙,举杯邀明月,诗章千古传。”反复讴歌,将李白旷世的才情与旷达的品性,抒写得淋漓尽致,达到了“重构”“这一个”全新文学形象的最佳境界。


3、聚焦式“重构”——物理学的“聚焦”,指控制一束光或粒子流使其尽可能聚于一点的过程。例如凸透镜能使平行光线聚焦于透镜的焦点;在电子显微镜中利用磁场和电场可使电子流聚焦;雷达利用凹面镜使甚高频聚焦。聚焦是成像的必要条件。

文学写作上的聚焦”,是确立文章焦点的一种写作技巧或方法。方式有3种:一是人物聚焦——以主要人物作为刻画的焦点;二是细节聚焦——以细节作为焦点,刻画人物,突出主题;三是场面聚焦——是以重要场面作为焦点,写人陈情

“聚焦”是文章中,暗示文眼”所在的一种技法。古人讲究“理不可直指,情不可显”,是说,文章的宗旨,无需明线直陈,往往如云中之龙,只隐约露其鳞爪或者虽贴切却不露痕迹,这就是所谓的“用线贵藏”,采用了事件聚焦、形象聚焦、景物聚焦等暗示意旨的方法,通过这些焦点,弥纶全篇、深化意旨。

前文说过,那些著名的历史人物,往往一生事业与成就极其辉煌,可供讴歌与颂扬的业绩太多,难以一一述及,面面俱到;而歌词的语言必须具备精炼凝重的特点,要想在短小的篇幅蕴含丰富的内容,体现出作者充沛的感情,那就必须采取聚焦式“重构”的方式方法,选取人物的某一个方面、侧面,去加以巧妙的构思和立意,才能达到“重构”这一个文学形象的目的。

请看何丽华的歌词《好一个郑板桥》:“喝一壶难得糊涂,画几笔瘦竹;曾几时两袖清风,为民申诉。吟诗作画,嬉笑怒骂,放荡不羁;身穿布衣,一身仙风道骨。好一个郑板桥,好一个泰州人;横也是一幅画,竖也是一部书。画坛的怪才,诗坛的圣手;美了泰州城,风流了家乡故土。好一个郑板桥,好一个泰州人;醉也难得糊涂,醒也难得糊涂。高处不胜寒,自有闲情处;美了泰州城,风流了华夏千古。

歌词仅有3个段落,12句,采用的就是聚焦式“重构”的方式方法,选取了郑板桥“难得糊涂”这一个焦点,来进行精雕细琢。

郑板桥是扬州八怪之一,他的,颇有点济公活佛的味道,中含几分真诚,几分幽默,几分酸辣。三绝诗书画,一官归去来”、“传家有道存忠厚,处世无奇但率真”——这两幅对联,既可概括他一生的遭遇,也是其性情、精神世界的最佳写照赞颂。

2002年TVB制作的电视剧《郑板桥》,王喜、黎姿、陈松伶、胡杏儿领衔主演2007年1月4日TVB香港翡翠台首播。该剧主要讲述了画家郑板桥惩恶扬善却宦海沉浮,因而悟出惊世名言“难得糊涂”四字的故事。

剧中的主题曲《难得糊涂》,由主演王喜亲自演唱;此外,还有黄凯芹作词作曲由谭咏麟、黄凯芹演唱的一首粤语歌《难得糊涂》由吴旭文作词作曲辛晓琪演唱歌曲《难得糊涂》;以及由林夕作词,冯镜辉作曲,张智霖和吴倩莲演唱的一首歌曲《难得糊涂》。这些歌曲各有各的写法,后三首只是假借“难得糊涂”说事,未能直接涉及郑板桥的生平,但也比较流行,可谓各领风骚。

何丽华的歌词《好一个郑板桥》,以“难得糊涂”为“焦点”,简洁明快地勾勒出郑板桥一生的遭遇,对其“为政爱民、护民”,不惜“丟官归隐”的壮举,加以高度赞誉;对他“诗、书、画三绝”的高雅技艺,加以着力推崇;对他“率真”而“怪诞”的性情,“貌似糊涂,其实清醒”的作派,予以充分肯定,“重构”了“真实可感、有血有肉”的“这一个”,达到了“闻其歌而见其人”、雅俗共赏的完美情境。


4、国画式“重构”——国画在古代一般称之为丹青,主要指的是用毛笔蘸水、墨、彩画在绢、宣纸、帛上并加以装裱的卷轴画。这画种被称为“中国画”,简称“国画”。题材可分人物、山水、花鸟等,技法可分工笔和写意。中国画在内容和艺术创作上,体现了古人对自然、社会及与之相关联的政治、哲学、宗教、道德、文艺等方面的认识。  

文学形象的国画式“重构”,即借助于“国画”的手法和技巧,侧重笔墨神韵,虚实对比虚中有实,实中有虚以虚带实使自然风光之美,欣然跃于词中,雄伟壮观,气韵清逸重视意象,注重心灵感受,着力塑造和表现人物的形和神;讲究布局,适当留白”,充分表露作者的心声语言既经锤炼而又清新自然,不落俗套

以何丽华的《大江东去——苏东坡》为例,歌词的第一段,“岁月悠悠,凋谢了多少春秋;江水悠悠,流走了多少忧愁。故垒西边,谁曾在赤壁怀古?遥想公瑾当年,独临高楼。啊,苏东坡,伫立在黄州,多少感概凝聚心头。啊,苏东坡,一尊还酹江月,任凭大江东去,滚滚奔流。”

作者紧扣苏东坡的名词《念奴娇·赤壁怀古》,借其诗句入词,虚实相映成趣,既有自然风光之美,又有人物的形神兼备,使人闻听此曲之后,眼前如同看到一幅国画:词人苏东坡,长衫飘飘,伫立在黄州长江之滨,手举酒盅,面对巍巍赤壁和滔滔江流,怀古思人,儒雅疏狂,神韵无限。

她的《屈原》、《林则徐》、《文天祥》、《怀念施琅将军》等几首歌词,也同样如此:人物形象的塑造,见筋见骨,顾盼传神,呼之欲出;景物描摹,以实带虚,寥寥数语,情景交融;且用词精炼,语意清新,一咏三叹,余韵悠远。

《越女西施》、《楚女昭君》、《貂蝉》、《杨贵妃》等歌词,对中国古代的四大美女,描摹得美轮美奂,惟妙惟肖。既高度赞许她们清姿丽影、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的容貌;又十分钦佩她们这些绝世才女,琴棋书画、歌舞双绝的兰心蕙质;更为她们以身许国、灭吴兴越,汉匈和亲,促进边关太平的良知大义,所深深感动;也为红颜薄命、真爱何求的遭遇,而感叹不已。


5、多维式“重构”——“维”是一种度量,一维是线二维是面,三维是静态空间,四维是动态空间。物理上的三维一般指长、宽、高在三维空间坐标上,加上爱因斯坦提出的时间维度,时空互相联系,就构成四维时空。现科学家的理论认为整个宇宙是十一维的,人的眼睛只能看到三维,所以三维以上很难解释。

文学形象的多维式“重构”,即多维的视角,多维的视野,多维的观察,多维的思考,多维的分析,多维的想象,使文学形象的塑造,由平面式到立体式,再到动态式的“重组”或“重构”,成为全新的、动感的、活生生的“这一个”。

以何丽华的《桃源追梦——陶潜》为例,歌词的第一段,“牵一缕清风,行吟在江南,那梦中的桃花开得依然鲜艳。问园中的陶潜是否还在?可不可以让时光倒转。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南山下的茅舍正飘着炊烟。谁一身布衣,粗茶淡饭?归隐田园,自在象神仙。”词中既有平面的景物描摹,又有诗人陶渊明立体的形象雕塑,再加上时空穿越者——寻访之人的插入,使得歌词与“国画式重构”的人物刻画,有了形式与内容上的灵变。

第二段,“携几缕花香,我沉醉在江南,那诗中的桃源红得依然浪漫。问园中的陶潜是否醒来?可不可以让时光倒转。行遍江南村,悠然见桃源,桃源中的篱笆己晾满了诗篇。谁一身书香,吟诗作赋?隐居桃源,淡泊似神仙。”将时空穿越者——寻访之人的主观臆想,进一步增强升华。“篱笆己晾满了诗篇”,奇特的想象,词中有画,画中有诗。

第三段,“哦,我想走进遥远的从前,向你倾诉心中的爱恋。哦,我想和你隐居桃源,桃花源里可耕田。”这是副歌,直接抒发作者钦佩、赞许、向往的情感。由于歌词中,引入了时空的交织,现代人与古人的对话,灵魂的碰撞,精神与情感的交流,从对古人平面的、立体的赞颂,变成了多维的、动态的讴歌。使歌词的意境更加深远,意旨更加突出,感染力更加增强。

歌词《宋庆龄》,“带着东方的微笑,你轻轻走来,雍容华贵,象牡丹开放;携着南国的清风,你轻轻走来,清新典雅,似茉莉飘香。”将其喻为“牡丹”和“茉莉”,十分得体,如诗似画。歌词多角度、多维度、多层面地写出了宋庆龄的“美丽温柔”与“男儿的刚强”,以及人生旅途的“风雨沧桑”,“崇高的理想”与追求;讴歌她的“善良慈祥”,“大爱如太阳”,充分表达了国人的崇敬和爱戴之情。

此外,《宋时明月——李清照》,也是这样一首“多维式重构”的佳作,因文章篇幅所限,不再展开来讨论。


三、历史人物系列歌词》的不足之处

通观这二十首歌词,虽然精品佳作较多,细细品味之后,笔者觉得但仍存在一些瑕疵:

一是“解构”得不彻底,“重构”得不完整——以《诗人毛泽东》为例。《毛泽东诗词全集》(180首),从中可见毛泽东深厚的古文学素养与功底。他的诗作胸襟开阔,如“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慷慨激昂,如“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想象奇特,如:“小小寰球,有几只苍蝇碰壁”;柔情似水,如“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意境高远,如“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等等。

虽然纯属“副业”,而且大多是在马背上“哼”成的,或者是其丰富感情的自然流露,有的甚至不过是游戏之作,然而总体来说,他在诗词创作上所取得的成就,不仅在当代大诗人中是“独领风骚”、“首屈一指”,即使与整个中国历史上所有的诗词大家相比,也毫不逊色,且罕有人能与之“比肩”。

何丽华的歌词《诗人毛泽东》,虽然聚焦于伟人毛泽东“诗词巨擘”这一个侧面,进行“解构”与“重构”,而且涉及了毛泽东的《七律·长征》、《沁园春·长沙》、《七绝·题庐山仙人洞照》、《水调歌头·游泳》、《十六字令》、《沁园春·雪》等六首诗词,但感觉“解构”不够,“焦点”还是未能完全对准,使得她的这一首歌词,主题不够突出,意境未能深化,功力和效果都无法超越同类其它作品。

二是对历史人物的生平,缺乏全面的把握——何丽华的歌词《岳飞》,虽然着力刻画了他率部北伐,英勇抗金,驱驰疆场,尽忠报国的一面,也涉及到了他的代表作《满江红》“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但对他遭受诬陷、冤死于狱中之事,提而不透,缺少了悲剧色彩,给人感觉不够完整的印象,启迪与感染力都稍许欠佳。

三是少数歌词的用韵与句式,还有待商榷——歌词十分注重音律声调的和谐,其创作与近体诗基本相似,对押韵有较严格的规定首句均可以押韵或不押韵,其余的奇句(单句)的韵脚,可以不管,但偶句(双句)的韵脚,必须押韵(同韵);且一韵到底,中间不能换韵

何丽华的这些作,很重视音律声字,强调“协律”,但在创作中又不受束缚善于运用错综变化的声调韵律的不同节奏,来表达起伏变化的思想感情。通过高低起伏、抑扬顿挫、和谐悦耳的韵脚,大多数歌词都能表现出强烈的节奏感同时,在感情上也层层深入,把人物感情的内在心理变化过程恰到好处地表现出来给人一种旋律优美,富于感情变化和韵味浓厚的美感。

俗话说:“近山知鸟语,傍水识水性。”由于笔者对歌词写作略知一二,因此就其中几首,谈一点不成熟的看法。如:歌词《最美的你——吉鸿昌》,共4段,16句,虽然也使用了“十一、庚engingong”的韵脚,但作者也许是受本地方音、方言的影响,其中的第四句“一句话震摄了千万敌人”,和第十二句“一首诗留给了亿万子孙”,却使用了“九、文(eninun”韵的“人”和“孙”两个字,显得有些语音不够和谐,韵律不够协调。笔者觉得,是否可以将此两句歌词,稍许改动,也许其意象更臻完美,意境更加深远,富有动感。

此外,歌词《屈原》共两段,20句,在句式上,好像为“4+3+3”。一般的歌词句式,若十句往往是“4+4+2”.她的这首歌词,不知在谱曲时,会不会给作曲家,带来音乐处理上的别扭或不便?

当然,瑕不掩玉,以上的评点,不过是“鸡蛋里面挑骨头”罢了,“解构”的确不易,“重构”当然更难,谨供参考。

人们常说,“歌词是音诗,曲谱是音韵,歌曲中的意境和形象是音画。”从整体上来看,何丽华这二十首歌词,写远古时代的历史人物,比写近现代的要好;写女性的比写男性的要强——为女性历史人物做词,树碑立传的有6首,几占三分之一,且篇篇都是精品。希望能被大作曲家们慧眼得识,为其谱上好曲,插上音韵的翅膀,那样方能既有歌词语言音乐美,又有乐曲旋律的和谐之美,更有歌手的精心演绎,词、曲、唱三者相得益彰,流传更广。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殷切地期望何丽华这位“警营百灵”,不忘初心,巧用心灵的眼睛观察生活,撰写出更多感情深挚诗味隽永韵谐美的词曲作品来。

——2016年10月20日于长沙


作者个人简介:

骆正军,男,汉族,生于19558月,湖南永州人。中文教授,现已退休。

曾在《歌词》、《歌曲》、《华人音乐家》等报刊发表作品60余首,2010年歌词《圣湖纳木措》、《八月的羌塘》获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学会银奖与铜奖;2011《难忘西柏坡》(歌词)获湖南省文联、湖南省文化厅金奖。2013年歌词《再唱新时代》,获“美丽中国”作词金奖;2015年《爱是一笔债》(词曲)获“放歌中华”创作金奖。

通信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浏阳河大道588号红橡华园8栋304室

邮政编码:410001联系电话:13974988797

电子邮箱:71971821@qq.com微信号:lzj195581


点击链接更多精彩:

论坛:《百年中国千家词》序二(邬大为)

论坛: 百年词粹 光耀文坛——《百年中国千家词》序(刘钦明)

论坛:市歌的困境与出路(毛翰)

论坛:《百年中国千家词》总论

特邀嘉宾:著名诗人、词人、诗学词学理论家毛翰

名家新作:毛翰歌词七首


特邀嘉宾:永远是朋友——文化名家任卫新

特邀嘉宾:长大后我成了你——著名词作家宋青松

特邀嘉宾:著名词作家卢咏椿

特邀嘉宾:《中国乐坛》杂志社社长、著名音乐家沈尊光

特邀嘉宾:《新歌诗》执行主编、著名词作家马强

特邀嘉宾:敖长生—— 用歌声传播正能量, 向全国推广点、线平衡说话式自然歌唱方法的歌唱家

特邀嘉宾:山楂树之恋——著名作曲家曾国盛(新版)


▼ 99%的人点击了“阅读原文”,《大观园》、《经典》精彩纷呈。别忘了在此点赞哦!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