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门外卖食品联盟

上海最好吃的面包!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莫直接

我这种没在Downtown上过班的人,被他们讲起来,在装逼的基本认知上不健全。


可是我对自己的直觉还是蛮自以为是的,所以我一走进丰盛里的这间面包店,鼻子貌似就嗅到了“封顶”的气味。


日渐繁重的试吃任务重,真是愈来愈倚重嗅觉了。


我许多朋友说,“最”字不要乱用,给自己留条后路。而作为一个依靠感受产出感想的人,活在当下并全力赞美,简直是基本的生物技能。脱口而出的Bravo!!!一定基于你脑海中关于美味的认知和经历,所以......


别不好意思,直面,堂堂正正击出一本!


当下的餐饮环境多么可怖!好的餐厅,一定不是一间好的公司。


互联网直男会特意把一份普通的外卖产品包装成“难吃”,然后投在大屏幕,讲3小时,如巫师布道般,许你一套崭新的商业逻辑,催眠你们,难吃是理所当然的!


我一老派人,三观太正!


我以为餐饮该是最不复杂的商业,好原料、好设备、好厨子,好出品,自然就会有好价格,然后持续地挣钱,挣许多钱!是老实人一定能做好的生意。所以面对这间我爱极了的,以为是上海最高水平的面包房,我直言不讳同店长讲,你们该提价!


这间店叫 石窑,不难找,茂名路上有他们的侧招。



店面不大,规划得整齐有序,柜台按列,放着各类刚出炉的面包,全部现制,各类款式,上午和下午各有一波新鲜出炉,老饕们如猫咪般,守时前往,望眼欲穿弥于空气,大家各不作声,只等要的出炉,锋利直击!一般晚上6时收炉,8时就卖空了。


店里,你甚至都找不到坐下休憩的地方,他们只卖面包,不供咖啡或其他“有的没的”的配食。



这间店的核心技术是一枚石窑状的烤炉,店名也得于此。店家说这个“石窑”费了极大的功夫和财力,回报则是,炉内温度可在短时间内拔得很高,大幅度降低了面包烘烤的时间,简直“锁水保鲜”。



第一次来这种店,会特别慌乱,你心里清楚晓得,每样都一定好吃!



先说个人气很高的的单品,米雪儿,一款米面奶油豆沙面包,体若初雪,隔着冰柜望她,感觉一定会腻死,而咬下后,竟是和风拂过,豆沙和奶油的甜度淡雅清爽,搭配比例也是正好,配合面皮的紧致韧劲,只教人觉得咬合是极大的享受。他们家的豆沙甜度低于是市面上的普遍供货,日本货源。此款强荐!!



第二枚力推的,是 法式可颂,吃这枚羊角包,自面包中心使力,轻轻撕开,待酥皮糟挤压后,舒展开来,你会瞧见上海滩最漂亮的一个法式羊角切面,匀称、晶莹、美!






@眯眼

上海还是欧包偏主流,所以像 Farine 这种配法国主理的生意总归不会差。反倒是日风难觅,大概食物这东西,最终还是要讲究门第家世。



Briant石窑的 招牌可颂 使用日清粉,而非传统的法式T粉。和市面上大陆的高焦化度咖啡成色不同,这里的成品表皮金黄,使用窑炉高温急烤,蜂巢组织均匀细致,柔软湿润。


撕片的质地是判断可颂优劣的标准,石窑的撕片轻盈透明,口味纯粹、不油腻,市面少见的。内里是完美的油面契合度,酥脆感平衡,不如主流的欧式羊角那般,酥脆的极端。



可颂吃的是奶香味,黄油是魂。

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Briant使用的是伊斯尼(ISIGNY)的黄油,作为一款经典法式发酵黄油,理应提供的是非常醇厚,奶香味浓郁的口感,但石窑的可颂却让伊斯尼营造出了清爽、充满和风气息的口感。


这让我想起同样是第一集团的 Fasino ,后者使用的亦是伊斯尼黄油与日清粉,营造的确是更偏欧式的传统口感——更脆、焦化度更高、油腻、更厚重的口感。

 

做过西式糕点的朋友都知道,可颂制作不易,油面同步延展,三折制作,擀压力度,稍不留神,即刻混酥导致失败。


里头不仅有对面团筋度、发酵程度的把控难度,对黄油软硬度、口味亦有诸多考量,此外还有对操作环境的温度、湿度的极高要求。



抹茶米面包 使用的是宇治抹茶粉,口味中正,日本进口红豆配比更少量的糖,甜度不抢戏,面包本体撕拉筋度优秀。



招牌石窟吐司,得益于石窑的温度控制,内里湿度很好地保护了绵软口感,咸甜芝士也合作得很友好。



倒是这里的法棍水准偏低,让人有些意外,或许是面团水比的问题,脆度韧度都不佳。而食物的有趣就在这里,在石窑,我个人最推荐的却是明太鱼子涂法棍,咸香美妙。


让柜台片好,在早秋时节的饭后,和女朋友约在隔壁的鹅岛精酿,酒至中巡,偷偷地拿出一片,两人一同分享,谈谈修道院与IPA的区别,还有关东关西烤鳗手法的区别,这不正是属于城中人在疲劳忙碌后的最佳治愈吗?(老司机)



店家是值得肯定的,在很多地方做了自己的尝试。符合职场新贵、办公室中层对自己生活、口味的人设:低糖、少油、不完全妥协的馥郁。


对我和Sankin老师来说,苹果花园 可以适时放一放了。对于那些写字楼里的Samantha、Joanna也一样......


排他性总是当下的时髦货。


那帮在中信泰富上班,中午在梅龙镇B1吃好的男男女女们,适时地对身边的友敌说一句,要不等会去石窑买个羊角当下午茶吧?


 ......

“啊?你连石窑也不知道啊?”




@Sankin





非要讲到面粉、酵母、工艺,又是一脸懵逼,依稀记得饿的要死的12点,一口面包滚入喉咙,满足。美食里最美的过程便是咀嚼,如果硬要配上浪漫逃亡的想象力,那么很多趁热的菜都要冷掉的。


我很少吃甜食,也没有交过痴迷甜食的女朋友,因此莫直接老师常常借此对我贴上“直男”标签,加以抨击以霸主编之职。




酸甜口的鞑靼酱配上帕玛臣芝士流经烤过的素菜,加之胡椒吊味,这款面包必须趁热,冷了,千万叮嘱服务员复烤,不然便风味大失。




来源:网络

       

以上部分文字、图片源于网络,我们尊重著作权所有人的合法权益,如涉及版权争议,请著作权人及时告知我方删除,谢谢。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