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门外卖食品联盟

他乡,吾乡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又是一年花红柳绿。庄生说:不知是我梦中幻化成了蝴蝶,还是蝴蝶梦中变成了庄生。我也不知,两年匆匆岁月,眼前这座城,是吾乡,还是他乡,是梦境,还是真实。人,如何认识真实?只是人生从未设限,受困的是心,所以,眼中所见即心中所感。

人事代谢,熙攘无常。恍然昨日还是北山西月南湖东风,点易经纶石鱼沉浮,“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故乡那座小城,如奔流的长江水,渐行渐远。

今日斗转,兰山庇护北塔拱抱,黄河母亲铁桥沧桑,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日暮乡关,何处是?我的巴山蜀水,今何在?我的陇原金城,又何在? 

                                                 晨钟暮鼓

于这座西北坚硬的城,我是一个闯入者,初来乍到。带着大西南的印记,一种地域文化的印记,确切的说是一种地域文化带来的思考习惯和行为模式的烙印,或者说是一种身染南北接壤地代的巴蜀文化烙印,让我与大西北的坚韧生生碰撞,火花四溅!                 

落叶他乡树。我是一个路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冷眼旁观。

直到那一天,我坐在飞机上,碧空万里无云,清晰的透过玻璃窗户,我第一次窥见了那些众横交错的山脉,没有一丝绿色,狰狞如大地裂开的一道道伤痕。而有一座城市,巍然耸立在伤痕之上,无畏无惧,“黄河远上白云间,孤城一片万仞山!”大自然无情,人孰能无情!突然,我想要了解他的伤与痛,走进他曾经的荣耀与辉煌!打探他在“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今天的新时代路上,将以怎样的决绝姿态奔赴曾经落下的路!

                                            黄河风情线

他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坚韧。粗放的性格,硬朗的线条,大自然赤裸裸的吝啬,让这颗陇上明珠走得举步维艰。但用心细瞧,这风骨中却尤带风流的味道。北塔山时而稀疏时而茂密的植被,稍稍掩饰了他的凌厉,庙宇高塔,是点缀其中的历史和文化的符号,像这座城,怀揣着过去的梦,展望着未来的梦,却还在新与旧的交替中挣扎沉浮岧峣兰山,亭台楼宇,苍郁青笼,俯瞰金城。尽管山脊硬朗,却在绵延的山势收尾处,缓缓低落,悄悄地插入城市一角,唯恐惊扰。黄河穿城而过,两岸风情线时而粗糙时而秀美,时而清幽时而旷达。这一路下来,有巍然耸峙的水车,沧桑百年的铁桥,黄河母亲的地标,都是这座城市弥足珍贵的记忆。

                                             金城金秋

                                          磅礴水车(图片来自百度)

                                 百年铁桥(图片来自百度)

金城兰州,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有三个重要的符号:古丝绸之路重镇、古代兵家必争之地、计划经济时代的宠儿。金城,取“金城汤池”之意。始元六年(公元前81年)置金城郡。当然,还有百度上官方的简介,如西北地区重要的工业基地综合交通枢纽西部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之一,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城市等等,在此,我不再班门弄斧,历史自有历史的痕迹。

    且说说那些流传千古,世人皆知,朗朗上口的文化珍宝: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笆马上催。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祁连积雪静阴氛,直上青霄冻塞云。

      ——朔风吹叶雁门秋,万里烟尘昏戍楼。

      ——宁河城头白丈涌,泻下通明五色红。

      ——万里敦煌道,三春雪未晴。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你见过吗,晶莹剔透的夜光杯和光泽璀璨的葡萄美酒。戍边的战士仰头喝下,饮下荡气回肠,饮下儿女情长,饮下家国情怀,饮下千年的伤痛,没有回头路。

    你见过吗,茫茫戈壁,黄沙漫漫,天地澄明,只剩黄色和蓝色。大自然在在此留白,生活,也该在何处留白,甚至,人生该怎样留白。我想,这座城市,这片高原,给我了一个答案——

    

                                         ( 借图)


    就此搁笔。借用朋友的一句话——继续在我的城市旅行。

              (后续请持续关注)


举报 | 1楼 回复